阅读历史
换源:

第836章

作品:傲妃狂天下:暴君,你闹试试|作者:沉洁洁|分类:历史|更新:2019-11-01 00:32:23|下载:傲妃狂天下:暴君,你闹试试TXT下载
  雪儿的眼睛亮了一下。但她仍旧愁眉不语。

  雀儿简直要被她那欲语还休的模样给气疯了,她伸手推开雪儿,厉声道:“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亏得小姐对你这么好,你居然敢朝着小姐身上泼脏水,忘恩负义,你不得好死!”

  雪儿委屈地抽泣起来,她道:“雀儿姐姐,我不是故意,真的不是故意的。不是小姐,真的,小姐什么都没有做,都是奴婢的错!”

  她哭得梨花带雨,直说都是自己的错。

  夏秀敏冷眼看着她做戏,直到人群中不知道有谁喊了一句:“老夫人来了!”她才抬眼看去。

  见众人给老夫人让了一条道,老妇人绷着脸,对雪儿点头道:“你有话便直说,老婆子我给你做主!”

  雪儿似乎是找到了靠山,胆子也大了起来,重新恢复了往日伶牙俐齿的模样,她道:“我今日与小、小姐一同去梅园,但小姐说要走这条路,有事情要办,所以奴婢就跟着过来了。之后小姐让奴婢在假山外面等着,她一个人进去了。奴婢等了许久也没有瞧见小姐的影子,心里担心,就进去看了看。谁知……”

  她的目光在夏秀敏与赵锦荣的脸上打了个转,剩下的话没说,可也正是这样的未尽之言,才更让人遐想。

  老夫人沉着脸,看向夏秀敏,道:“你可有何想说的?”

  夏秀敏勾了勾唇角,摇头道:“孙女儿没什么还要说的。”

  众人哗然!

  竟然不反驳,直接就承认了?

  方才不是还吵得很激烈么?难道说,这夏秀敏真的看上了这个商人之子,还与他有染?

  各个小姐纷纷嫌弃,目光中德鄙夷之色尽显。

  老夫人没想到她竟然承认的如此迅速,愕然过后,便是满心的愤怒。赵家确实富有不错,可也不过是商贾之家,上不的台面,秀敏这是脑子出了什么毛病居然与赵锦荣搅合在了一起?

  如此伤风败俗之事,老夫人忍无可忍,压抑愤怒道:“既然如此……”

  “祖母且慢!”夏秀敏出声打断,上前行了一礼,笑道:“既然已经被祖母发现了,秀敏只好厚着脸皮求祖母一件事情了。”

  她竟然还有脸来求自己?老夫人气的想要拿棍子打她,却碍于众人在场,只绷着脸道:“什么事,你说来看看。”

  夏秀敏曼声道:“秀敏想请祖母做主,将雪儿指给赵公子做妾,也算是圆了秀敏的念想。”

  “……”

  这是什么情况?

  所有人都傻了眼。

  难道夏秀敏还想着与丫鬟一起嫁给赵锦荣,让那个贱人尽享齐人之福?

  这下连老夫人都有些不能理解了,她皱眉道:“秀敏,你可知道你在说些什么?”

  “孙女当然明白。”夏秀敏叹了口气道:“孙女今日找赵公子,也是为了雪儿这事,因为我这丫鬟恋慕赵公子的很,险些害了相思病。我心疼她,便想着来找赵公子,让他能收了雪儿,谁知道赵公子不愿意,我与他便起了些言语冲突。雪儿在外面瞧见了,以为是赵公子对我不利,就出声喊了起来,倒引来这么些误会,让祖母看笑话了。”

  老夫人沉默片刻,被夏秀敏一席话说得心头起伏,一时竟然摸不着头脑。

  她紧紧盯着夏秀敏,目光锐利道:“你方才说没什么可说的……也是因为这件事情?“

  “是啊,雪儿说得没有错,孙女儿确实是找了赵公子谈事情,孙女没什么不可以承认的。”夏秀敏抬头与老夫人对视,目光坦然。

  “……”在场所有人尽皆无言,纵使他们早有心理准备,也没有想到夏秀敏仅仅只是三言两语,就将自己摘了个干干净净。

  保住了自己,又将不忠心的丫头铲除,还狠狠地打了夏瑾乐的脸。一举三得,这个夏秀敏,倒还真是不简单那……

  一时之间,所有人看向夏秀敏的目光,全都变了。

  夏瑾乐在夏秀敏出口之时,面色就猛地变了。她扬声道:“姐姐,你这话说的是真的么?”

  她快步上前,拉住了夏秀敏的手,哽咽道:“你怎么不早些与我说?我方才听你那个丫鬟叫的十分惊恐,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情呢,没成想只是起了言语冲突。真是妹妹糊涂了,姐姐不要怪。”

  她泪眼盈盈地看向一旁的雪儿,责备道:“你这丫鬟,究竟是怎么说话的,平白让我误会了姐姐,我今日定是要罚你!”

  雪儿浑身一抖,黑亮的眼珠转了转,直接就跪下道:“二小姐饶命!奴婢方才却是看见赵公子伸手抱着我家小姐的!若不是这样,我也不会大喊大叫。只是太过震惊,才一下子没有忍住!”

  “原来是这样?”夏瑾乐惊讶地瞪大了眼,甚至连脸上的泪都忘了往下掉。她看看夏秀敏,又看了看雪儿,脸上显出为难之色。

  片刻后,还是转头看向了老夫人,茫然道:“祖母,你瞧她们两个,俨然两个说辞。瑾乐一时还不知道相信哪个了。”

  老祖母脸色阴沉。对夏瑾乐恼的很。这种事情还有什么好糊涂的么?

  一个是侯府的大小姐,一个是卑贱的丫鬟,不管事实究竟是什么,夏秀敏必须不能有错,这是侯府的脸面问题!

  然而这番话老夫人却没有办法在众人面前说出来,她沉下脸,道:“秀敏身边这个丫鬟瞧着就不是个实诚的。你家小姐为你的婚事奔走,你不思感激便罢了,还想妖言惑众陷害小姐!你这种背主的丫鬟,我侯府如何能容得下?来人啊,把这个丫鬟拖下去打个三十大板,撵出府去!”

  雪儿愕然,嚎啕大哭道:“老夫人您可不能如此偏心!为了大小姐的名誉就不将人命放在心上!无凭无据如何才能证明奴婢在撒谎?”

  夏瑾乐闻言也急忙道:“是啊,祖母,现如今还这么些人看着呢。怎么好如此草率行事?”

  老夫人微不可察地看了夏瑾乐一眼,夏瑾乐吓得缩了一下肩膀。可事已至此,她却绝不会退缩,大不了之后再安抚一番好了。如此想着,她只装作没有看见。

  老夫人见她如此不识趣,竟然还跟着一个丫鬟搅合在一起给自己姐姐没脸,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老夫人紧绷着脸,见所有人的目光都向自己看来,就算是有新偏袒也没了办法,心中恼火之下,狠狠地瞪了那个赵锦荣一眼,恨不得立刻赶了他和他娘亲滚出侯府去!

  赵锦荣缩了缩脖子,往后退了一步。他虽然风流,却并非不识时务。现在明显是他引出来的麻烦,若是他出去挡着,这个侯府怕就是呆不下去了。

  索性就站在后面看着,反正瞧她们的模样是积怨已久了。看着她们狗咬狗,自己最后说不定还能渔翁得利。

  眼见着赵锦荣如此不识时务,老夫人只得出声道:“秀敏,你这丫鬟说的话并无道理,你可是能拿出什么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

  沉默已久的夏秀敏这才上前一步,轻笑道:“证明秀敏清白的东西倒是没有――毕竟谁曾想到费尽心思想要帮的人竟然是个白眼狼。”

  她冷哼一声,嘲讽之极,秀眉一挑,话锋已经一转道:“不过,我倒是有件东西能证明我这个丫鬟,的确是恋慕这赵公子的。”

  夏瑾乐眉头微蹙,心道不好。

  雪儿已经大叫道:“小姐可不要随意冤枉奴婢,若是……啊!”

  话还未说话,夏秀敏已经一把扯过雪儿的手腕。挣扎间,雪儿的袖口扬起,一条雪白的手帕随风而起,缓缓飘落。

  夏秀敏冷眼看着那条帕子,也不去碰它,只笑着说道:“为了避嫌,这手帕还劳烦心儿姑娘去瞧一瞧了。”

  老夫人微微颔首,心儿便上前将那张帕子捡了起来。拿到老夫人面前细细展开,只见雪白的罗帕上正绣了一对鸳鸯,嬉水缠绵。在那帕子的下脚还绣了一个小小的“荣”字――这不正是赵锦荣的那个“荣”字?

  “还说不是你在诬陷小姐?”雀儿气的上去就给雪儿一个巴掌,打得她一个踉跄:“你这个忘恩负义的东西,如今人赃并获,你倒是认还是不认?”

  “不认!”雪儿心里慌得要命。地上的那方罗帕是她准备好了要陷害夏秀敏的,今天一早她还特地把这罗帕给塞进了夏秀敏穿着的衣服里,可现在怎么在自己身上?

  她抬头深深地看向夏秀敏,正好对上夏秀敏洞悉一切的眸子,心里蓦然一惊。

  她早就知道自己要害她了!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怀疑自己的?还是说,她从一开始就没有相信过自己?

  雪儿只觉得心口发冷,这一刻,她才清楚地意识到,夏秀敏到底有多可怕。洞察人心,隐忍果决,与这样的人为敌,那不是找死么?!

  她心中后悔不已,然而夏秀敏却不给她半分机会。

  眼见着夏瑾乐动了动嘴,似乎还想要狡辩什么。一抹高挑的身影已经挤过人群,走到了夏秀敏面前。在那高挑女子身后,还跟着一个粉衣圆髻的丫鬟,低着头,瞧不见脸。

  “小姐,人奴婢带来了!”月儿先是给夏秀敏行了礼,才转向跪在地上发愣的雪儿,面无表情道:“我不知道你还想狡辩什么,但是我们都是小姐的丫鬟,说起话来自然是没有人信服的。”

  话音刚落,她抬头看向老夫人,不卑不亢道:“可若是,二小姐的丫鬟呢?”

  “夏瑾乐的丫鬟?怎么会出来给夏秀敏作证?”

  “那倒也说不定,我看夏秀敏还是很有几分手段的。”

  “管他们呢,咱们看戏就好了。”

  ……

  月儿的话一出,围观的小姐们纷纷低声言语着,看好戏一般。

  夏瑾乐更是铁青了脸。她下意识地朝着月儿身后站着的那个粉衣丫鬟看去,仔细打量之下,发现那人赫然就是昨晚自己赏给了王工匠的丫鬟!

  夏瑾乐几乎要气晕过去。想平日里自己待那贱婢不薄,现如今居然伙同别人来对付自己了?自己当初就该直接打死她!

  在夏瑾乐灼热的目光下,那粉衣丫鬟抬起了头。她看了夏瑾乐一眼,又迅速低下头去。看上去是在害怕,却不知她眼底藏了怎样刻骨的仇恨!

  王工匠是个什么样的人,府中谁不知道?那可是亲手打死了自己三个老婆的人!夏瑾乐将自己赏给他究竟是安了什么心?

  自己的人生全被她毁了,哪怕自己是个卑微的奴婢,也绝对不会让她好过!

  她的目光变得坚定起来,在老夫人问话之时,也怯声道:“回老夫人的话,奴婢是二小姐身边的丫鬟,水儿。”

  老夫人点了点头,问道:“月儿说你可以证明,你倒是说说看。”

  “回老夫人的话,前些日子奴婢的确是瞧见过好几次雪儿。”水儿细声说道:“因为二小姐与赵公子交好,咱们院子的下人对赵公子的消息就比旁人灵通。奴婢见过好几次这雪儿过来打听赵公子,又一次她还来问过奴婢赵公子的口味是什么,还道赵公子一表人才,俊得很。”

  她顿了顿,笑着说道:“奴婢说的句句是实话,便是二小姐,也是遇见过这丫鬟几次的。”

  由始至终,她都没有抬头看夏瑾乐一眼。可她完全可以想象得到,夏瑾乐那副气急败坏又要故意隐忍的模样,那表情一定精彩之极!

  老夫人满意地看了这个丫鬟一眼。柔声道:“你这丫鬟,十分不错。正巧我这边厨房里还缺个人,你要不要来我这里?”

  水儿愣了一下,泪盈于睫。她忙低头道:“奴婢愿意的。能去老夫人身边,是奴婢修了八辈子的福气,奴婢愿意的!”

  老夫人本是随口一说,却没想到这丫鬟竟然如此感恩戴德,心中便满怀欣慰。她摆了摆手,又吩咐了几句,才转脸看向瘫软在地上的雪儿,眉目间笑意淡去。

  “都还愣着做什么?将这丫鬟给拖下去,打了板子撵出府去!”老夫人冷声吩咐着,显然是极为恼怒。

  下人忙不迭就伸手来拉雪儿。

  原本还痴痴傻傻的雪儿突然回过神来,她猛地站起身,踉跄着抱住了夏秀敏的腿,泪流满面地哀求道:“小姐,我求求你,小姐!你救救奴婢吧!奴婢都是一时糊涂,奴婢是被蒙了心忘恩负义,小姐您就绕过奴婢吧!”

  能饶了翠儿一命,难道就不能饶了自己一命么?雪儿这般想着,心中便怀着点期待,抱着夏秀敏就不放手,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