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八十章 同行是冤家

作品:别怕,老祖在!|作者:杨春紫|分类:玄幻|更新:2019-07-18 02:38:57|下载:别怕,老祖在!TXT下载
  别怕,老祖在!正文卷第一百八十章同行是冤家“怎么样?人救过来了吗?”苏染眉梢微紧,毕竟人命关天。

  “出气多,进气少,已经被救护车拉走了。”孙冕从里面走了出来,叹息道,“没想到大嫂这么要强的人,竟然也会有想不开的时候。”

  苏染叹了口气,“多么要强的人心里都有那么一道坎,一旦被迷了心窍,后果不堪设想。”

  两个人正说着,迎面就是一声冷哼。

  苏染抬头就见孙明挚从里面挤了出来,此时他的身上黑气沉沉,显然是厄运缠身的征兆。

  偏眉峰之间又带着一股煞气,两相交织在一起。

  倒是让他一时安宁。

  不过这样的话,离着他太近的人恐怕就要受到牵连了。

  “二叔,人在做天在看,我不相信你会一直这样顺风顺水下去。”说完转身就走了。

  “哎?你这孩子!”孙冕尴尬地看了看一旁的苏染,“苏老祖,让您见笑了。今日我大嫂的事情,你觉得是不是另有什么隐情?”

  苏染略沉吟了一下,“也不能说无关,想要解开问题的关键。恐怕我们还得离开孙家,去你们的老宅一趟。”

  “老宅?那里……那里……”孙冕结巴了半晌,叹道,“好吧,如果能够让我爸走的安然。苏老祖想去就去吧。虽然这些年和那边的人断了关系,可是自从孙家发家以来。倒是有不少凑上门的,到时候我帮您找个引路的。”

  “这最好不过了。”苏染说着又掏出一枚护身符递给孙冕,“多行善事,你所求之事自然水到渠成。”

  这话说的孙冕眼睛一亮,双手郑重地将那护身符接了过去,“若是如此,苏老祖,可是我孙冕的大恩人了。”

  苏染嗯了一声,没有与他多做计较。

  经过一旁的孙家大爷孙晏的时候则是不由得顿了顿脚步,视线落在孙晏的面上。

  这是一张看似肥胖却五官精致憨厚的面孔。

  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够将这么多特点集中在一张脸上。

  苏染善于术法,于相术并不像是陈昭等陈家人专门研究,却依稀能辩个好赖。

  总之这孙家大爷的面相有些古怪。

  见苏染望着自己,孙晏也回头对着她微微一笑,摆出一个很和善的表情,“阁下就是我父亲请来的那位天师吧?天师今年贵庚?我看天师姿容年轻时候定是倾国佳人。”

  “你……”苏二伴在苏染的一旁听到这混不吝的话就是气得一拳挥了过去,谁料却被孙晏身旁的一个黑衣人拦了下来。

  本来要走的孙冕见状不由得折了回来,“大哥!”

  语气里满满地无奈。

  谁料孙晏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道,“夸人也不对吗?”

  “倒是有点意思。”苏染扫了他一眼,径直走了进去,屋里的人还是里三层外三层。

  孙大夫人早已被拉走了,上吊的绳结还高高的挂在上方。

  苏染看看那绳子与地面的距离,面色微变。

  “老祖,可是发现了什么?”苏二愤愤地从人群里挤了出来,在她看来,孙家的这些人就是狗眼看人低。

  不就是有了几个臭钱,就拽得都跟二八五万似的。

  苏染摇摇头,“不过我们在离开孙家前恐怕要现在这里设置一个阵法了。”

  “孙家都这样了,我们还管他们做什么?横竖都是他们自己欠下的债。”苏二这几天也看得清明,这孙家家宅不宁,多数还是祖上做了见不得人的事情。

  要不然那东西谁不找,偏偏找上他们家。

  苏染斜了她一眼,这人年轻就是好,还有一股子火气。

  “孙家虽不好,可出山令一出,就代表的是苏家的颜面。便是鬼神也该给苏家几分薄面才是。”

  “可是老祖,若真是孙家不对在先呢?”

  苏二有些不甘地道。

  天地轮回,难不成真得就让坏人逍遥法外吗?

  这不公平。

  “自然是要找到事情的症结,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苏染的视线微微放远,以前的她从不会在乎这些蝼蚁的生命。

  可如今她愿意用这一点点的善意,为苏家换取一点点拨开云雾的希望。

  “好了,去准备吧。”

  苏染淡淡地挥手,苏二只得照办。

  孙家大夫人的房间内的人也渐渐都退了出去,唯有孙晏一个人望着那处悬梁不知道想什么。

  “怎么?心软了?”

  苏染走过去,神色淡然地望着他,“回头是岸,未必不可。”

  “苏老祖?”孙晏扭过头看着她,“孙家的事,早已乱成一锅粥了。老爷子是糊涂了,你以为你一个外人可以力挽狂澜吗?”

  “大少爷一点都不像是外界传说的那样。”苏染淡淡地道。

  “呵呵,是吗?苏老祖不也不像是外界传说的那样——无能吗?”孙晏的声音咬的很重,“苏老祖还是尽快离开这里吧。”

  “那些魑魅魍魉还没抓到,我怎么就能这么走了?”苏染定定地看向眼前这个人。

  谁料对方却是冷哼一声,“结果不会是你喜欢的。”

  “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吧。”

  说话间,就有一个穿着黑色制服的人走了进来,走到孙晏跟前小声嘀咕了几声。

  孙晏有些警惕地看了看苏染,眼睛眯了眯。

  却是大步走了出去。

  苏染还未动,那黑制服的人道,“身为天师,偷听别人谈话恐怕很不礼貌吧。”

  “本君还不屑于听你这个蝼蚁的废话。”苏染背过身,风吹过她雪白的绸缎中山衣,倒是衬得她越发仙风道骨。

  “呵呵,好大的口气。不过孙家的案子,我们青木派接了。就算阁下是四大宗门的苏家,也请阁下掂量掂量。”那黑制服毫不客气地道。

  “掂量?”苏染好笑地看向对方,“区区一个神通天师也敢和本君叫板了?”

  她说话间一股威压释放了出来,对方一个不察立刻跪趴在了地上,身上就好似碎石碾压过。

  这种以大欺小的事情。

  苏染已经很久不屑于做了,没想到这感觉还挺爽的。

  “你,你这算是什么本事?有本事……案子上见真章。”那人满头大汗,却依旧咯吱咯吱的咬着牙说道。

  苏染也懒得和他废话,直接从他身边经过,“你?还不配!”

  那轻飘飘的声音瞬间让地上的人打了个寒颤,结结巴巴地道,“你,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