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45章 漠南之战(五)哲别神射!

作品:大明元辅|作者:云无风|分类:其他|更新:2019-11-01 00:19:25|下载:大明元辅TXT下载
  恰台吉大军卡着最佳速度前行,既不会使马匹劳累,又不会过慢。但毕竟图日根风驰电掣的迅速报信发挥了作用,当他带着六千精骑抵达离辛爱老营七八里左右时,辛爱在老营以西已经整理好一万出头的队伍。

  这个集合与整队的速度略微出乎恰台吉的预计之外,他本来觉得对方此时应该汇聚不到一万人的。

  这个失误其实不能怪恰台吉的估算能力不行,因为他也不知道辛爱由于打算等图们一到就倾力西进,所以早已将部落聚集在老营周边。

  但事已至此,之前恰台吉打算两路绕边袭扰、阻止对方集合的计划就必须变一变了。

  恰台吉这样的将领,都不是靠读兵书学到的作战技巧,而是靠着“天赋加经验”来打仗的,所以面对这个局势,他也不需要像“学院派将军”那样逐条分析双方目前的各种优劣项目,而是直接下令:“所有人随我一道——右路绕袭!”

  他改变办法很简单,左右两路绕袭变为一路罢了,这是一种朴素的“集中兵力”思维。恰台吉或许不知道集中兵力的理论根源,但这绝不妨碍他灵活运用。

  从古至今,名将无数,真正熟读兵书的,鬼知道有没有占一半?

  如何控马这种事,在蒙古军中是不需要下令的,恰台吉本人一马当先走在最前头,他的速度就是后方大军自动调整马速的依据。

  恰台吉并没有立刻拍马狂奔,而只是稍稍夹紧马腹,让战马缓缓加速——就好像后世驾驶汽车的驾驶员“线性提速”而不是“一脚地板油”一般。

  战马毕竟是活物,身体再强,经得住几次“一脚地板油”?所以骑战经验丰富的蒙古将领们不到万不得已,是不会搞这种花样作死动作的,这又不是骑术大赛,需要的是整支军队的行动如一。

  辛爱在大营西面看了看恰台吉的行动,更加面沉如水了,森然道:“波尔哈兔何在?”

  波尔哈兔仰着头答道:“额赤格,我在呢。”

  辛爱本来见他这个蠢像很想大骂,但想到他仰着脑袋是因为刚刚撞出鼻血,又把话咽了回去,冷着脸道:“你带着你的本部勇士去狙击脱脱,不得让他完成绕袭。”

  波尔哈兔知道自己已经退无可退,再推脱的话,估计额赤格就要临阵杀子来激励士气了,只好硬着头皮道:“是,额赤格,不过我本部只集合了一千两百多人,只怕……”

  辛爱冷冷地道:“我再给你八百。”顿了一顿,又道:“我也没说让你击败他,你的任务是狙敌,是迟滞他,懂么?”

  “懂了。”波尔哈兔点点头,然后马上转头大吼:“听到黄台吉的话了吗?我们去拦住脱脱!”

  他麾下的蒙古战士们也知道今天局面的凶险程度,可是他们也没有退路,只能奋勇作战——勇敢者尚有一线生机,懦弱者唯有一死而已!

  “拦住脱脱!”

  “拦住脱脱——”

  看着士气忽然振奋起来的波尔哈兔部,辛爱稍稍缓了缓面色。

  这小子虽然没什么本事,而且沉迷酒色,但好歹到了生死关头还知道拼死一战,勉强算是没有辱没黄金家族尊贵的血统。

  正在快速逼近辛爱所部左翼的恰台吉,看见辛爱军中斜刺里杀出一彪军马,冷然一笑。

  他知道辛爱必然能看出自己的用意,也必然会派人出来狙击,只是……

  两千人就想拦住我脱脱亲率的六千精骑?哼,你是赤老温还是速不台?

  恰台吉虽然蔑视对方,却一点也没有大意,见对方一鼓作气势如虎地冲杀过来,甚至没有立刻提高马速,而是冷冷地看着打头的那个年轻人。

  波尔哈兔?

  目力极佳的恰台吉一下子就看清了波尔哈兔那张莫名其妙有些狰狞的脸,然后二话不说一手操弓,一手执箭,两手根本无需马缰,仅靠双腿控制战马。

  忽然,他原本微微伏低的身子猛然坐直,挽雕弓如满月,连瞄准的动作都几乎没有,便发一箭,流星赶月一般射出!

  恰台吉“哲别神射”的名头太大了!波尔哈兔在他坐直的一瞬间就知道他要射自己,几乎是下意识的低头弯腰,想要伏在马背上,尽量减少被射中的可能。

  然而,哲别神射倘若那么容易躲掉,那还能叫哲别神射么?

  波尔哈兔低头的一瞬间,那支根本没有瞄准动作就猛然射出的箭已然射到他面前。

  虽然波尔哈兔低头的动作已经尽可能的快了,但仍然被那一箭正好射中……头盔。

  蒙古军的头盔制式与明军颇有区别,样式就像一个铁制的碗,制式碗口边缘多了一圈帽檐状的翻卷。

  按理说,在波尔哈兔的低头动作下,圆形的头盔应该对箭矢有很好的偏离效果,即便射中,也应该滑到一边去。

  然而意外发生了,波尔哈兔头上“铿”的一响之后,波尔哈兔直接坠马,口中发出比之前撞了鼻子更凄凉的惨嚎。

  有眼尖的骑手瞥眼望去,只见波尔哈兔在地上滚了几圈之后,抱着头盔用力往外猛扯……

  众人倒吸一口凉气,这一箭竟然射穿了波尔哈兔的头盔,箭头嵌入了他的头盖骨中!

  头盔、头盖骨,这都是极其坚硬之物,恰台吉“随手一箭”,虽然没有直接将波尔哈兔连头盔带脑颅一同洞穿,可如此之威,也足以令人胆寒了!

  正在西营中更加紧张地集中部曲的辛爱也看到了这一幕,他也不禁骇然,用力抓紧了马鞭,暗道:“脱脱这厮的力量,比起他盛年时竟然只衰退了这么一点点?”

  “哲别神射!”

  “哲别神射——”

  恰台吉身后的大军轰然高喊。

  而恰台吉本人却微微沉下脸色——他的确射中了,这说明他的目力、推测力和射术都没有下降,但他自己知道,他的实力衰退了。

  因为,如果是十年前,这一箭必然连头盔带脑颅彻底洞穿。

  人,果然都会老的。

  但恰台吉却没有消沉下来,反而更加振奋,大吼一声:“敌将落马,随我冲阵!”

  既然总会老去,那么在老去之前,就让更多人见识见识我脱脱的神勇吧!

  我是哲别神射!星凯乌尔鲁克之子脱脱![注1]

  ----------

  [注1]:蒙古人一般不会自称姓氏 名字,而习惯于把父亲的名字放在自己的名字前面。拿蒙古前总统查西亚.额勒贝格道尔吉举例,查西亚就是他父亲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