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862章 血冤(上)

作品:颠覆晚金|作者:边郡箭手|分类:其他|更新:2019-11-01 00:31:20|下载:颠覆晚金TXT下载
  在这天,高俊表现出他性格里独断专制,强横霸道的一面,他对周妙儿的话相当露骨:“没错,当初我并没有提出阿兰需要守贞的义务,还支持再嫁。但是我同样没有收回干预根据地婚姻的权力,如今我就是要动用这种权力,你又想怎么样!”

  快到中午的时候,程元凤才得到接见,仅仅是几句话就让高俊对他大为赞赏,刚好傅起也缺个帮手,程元凤进入了刚刚成立的检察院。

  高俊也没心思再管这些事了,河北的形势依旧不佳,义军表现出了观望态度,他们知道现如今形势的好转主要是因为蒙古主力开始在河东作战,一旦他们杀回河北,这点小火苗立刻就被扑灭了。

  大家都在观望形势,看着河东战局究竟会发展得怎么样。

  开始情形不佳,携战胜之余威的蒙古军队奇谋百出,以众多的骑兵部队分到骚扰金军,想办法将他们诱骗下山,然后就地歼灭。在不到半个月的时间内消灭了金军一万多人。

  面对如此不利的情况,安贞放弃了迅速决战的办法,转而试图增加兵力优势,多线推进,执行牢笼之际,想办法困住敌军。

  在他的极力请求之下,完颜珣有些不情愿的从河南陕西又凑了两万多兵马,蒙古纲也受命启程,开赴河北卫州一带。

  不用说,在山东附近的其他将领也受到征召,纥石烈志已经召集军马赶往怀州,而高俊同样接到了命令,他现在也整顿了部分部队,做出准备支援的样子。然而,此事还在内部讨论当中,不少人不希望如此冒险,但高俊认为,派出部分部队前去支援也未尝不可,一方面,是安抚完颜珣,另一方面,也是争取在河东做些文章。

  北方的地理可以简单的划分为辽东、燕云、河北、河东、陕西、河南几个大块,山东位于河北大块与河南大块的连接之处,已经被高俊点下一笔。河北和燕云一马平川,是预定的最后决战的战场,此时还无法过分染指。辽东和陕西早有布局,是决战的两翼。河南是友军驻地。所以,现如今高俊又把目光投向了河东,准备在这里也培养出一支盟军力量,为决战做好准备。

  对于去河东的人选,根据地内也是各有意见,派出去的援军将领是要在河东地区建立根据地的,而河东多山,所以最好派一名精通步兵的。但是,如果论资历、能力的话,目前最适合独当一面的却又是掌管骑兵的李明。

  这事最终还是由高俊拍板,他点了李铭的将,要求他在河东一定要开辟太平军的新局面,在那里争取盟友。

  这话显得怪怪的,太平军本身就是去支援河东的,哪里还要争取什么盟友,又是想争取什么盟友?尽管这话不经琢磨,但是太平军高层领导彼此之间心照不宣,都非常准确的理解这其中的含义。

  李铭也带走了一大批人,包括两个骑兵营和两个步兵营的兵力,由于距离决战的时间越来越短,留给新根据地从容发展落地生根的时机也越来越少。高俊干脆大方的分出兵力,生根的事可以慢一点谈,尽快的发展部队,收编友军才是明年决战前最应该做的事情。

  快到十一月的时候,中条山战线已经日趋稳定,金军逐渐跟上了蒙古人的节奏,在小范围的战斗中甚至打出了不逊色于蒙古人的战绩来,仆散安贞亲自掌握的骑兵部队更是令敌军感到如鲠在喉,这些精锐人马的实力根本不逊于敌军的精锐骑兵,在河东的山道之间,两军狭路相逢,往往就是一番血战。

  金军在中条山沿线筑起百里连营,只要敌军一进攻,立刻就会招致连锁反应。该抵抗的抵抗,该骚扰的骚扰,该抄敌军后路的超敌军后路,每一个山头,每一座军营都有了完整的方案,让蒙古人就像是老虎吃刺猬一样,感到根本无从下口。

  安贞不愧为一代名将,在金军缺少训练、士气低落的情况下尽可能的利用手中的优势,与敌军打出了持平战绩。河东地区的形势实在是太重要了,木华黎也舍不得松口,双方在河东打出了蒙古人最不适应的僵持状态。

  无论是亲临战场第一线的木华黎权皇帝,还是在开封每日听取奏报的完颜珣,无论是临安凤凰山,还是西夏中兴府,无论是在长白山北麓苟延残喘的蒲鲜万奴,还是在开城大权在握的崔忠献,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中条山。

  往来于青岛的日本商船甚至将消息带回了日本,就连刚刚立国不久的琉球舜天王朝都听说,中华大陆上的两个大国正在“出丈山”上进行决战。

  这消息在淮南自然也有所传播,但是现如今,在淮南有闲情逸致的人已经着实不多,大家都在想办法寻找可以果腹的东西。殷去寒想方设法地筹措善款,从江南购买粮食,但是南宋备战才刚刚过去,市面上根本没有多少大宗粮食可以交易,能运来的也只是杯水车薪。

  这段时间,殷去寒明显憔悴了,白日里她还要拼命忙着高俊的生意,想办法把高俊的本钱做多做大,为太平军购置各类急需的物资,绞尽脑汁的将之走私出去,宋慈不甘心上次的失败,现如今查的正紧。

  一到晚上,她牺牲了休息时间,全力筹措粮食,张罗赈济灾民的事情。她已经几次因为赈济平民而破产,但这一次本钱是高俊的,她实在不忍心随意糟蹋高郎在战场上摸爬滚打才得来的钱,只能牺牲自己。

  高俊同样紧张,他所做的一切目的都是在明年进行河北决战,将这一最广阔富饶的土地纳入囊中,但是假如今年安贞直接在中条山大败木华黎的话,抗蒙形势会急速好转,金朝现在的体量其实比太平军还是占有优势,一旦转入全面反攻,可能高俊分到的肉反而比金廷还要小。

  回头完颜珣再来个卸磨杀驴,仅凭一个山东,高俊玩的再好也就是个吴三桂的下场。这跟预定好的剧本不一样啊,不是还要反正立功走向人生巅峰的吗?怎么就变成异族走狗,管杀不管埋的了?

  但是,高俊还是有理由相信,他和王浍共同的预测是准确的,实施最后那三条策略的时机一定会到来,中条山之战还没迎来最终的结局,而金廷是否有实力支持这一战打赢打好,还在两可之间。

  毕竟,现如今河南已经陷入了最严重的财政困难之中,就连高汝砺也已经束手无策,兴定宝会发行不到半年就已经贬值了一百二十多倍,并且还在飞速的继续废纸化。

  高琪提议油类也进行专卖,并成立由开封直接控制的中食油务,本来完颜珣不想答应,但是河东花费的军费实在太多,也不得不勉为其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