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561章 一支水墨血舞

作品:第一狂妃|作者:豆娘|分类:玄幻|更新:2019-10-22 16:02:00|下载:第一狂妃TXT下载
  ♂

  段芸睚眦欲裂,怒火滔天而起,竭力瞪大的眸子,眼白部分爬满了一根根血丝。

  乾坤,顷刻间被扭转,战况,利于神域。

  李元侯风轻云淡,冷漠地看着三头神兽的死亡,他的心如夜色下的湖面,平静无波澜,甚至还有点儿想要嘲笑。

  李元侯给自己倒了一杯酒,仰头喝了口,“有趣。”

  他爱上了美酒的味道,犹如烈火穿肠过喉,把他变得浑浑噩噩。

  半醉半醒间的滋味最是好受,再闻着鲜血的味道,简直快哉。

  少年的眉眼,愈发阴冷。

  分明年纪不大,却是气势逼人,视生命如草芥。

  “段师,急什么,不过是三头畜生,你若喜欢,我派人送你一些便是。”李元侯笑道,言语间的傲慢嘲讽,看得段芸怒不可遏。“今个儿,本君心情好,饶你一命,否则的话,你这把老骨头,可得给本君留下来了。”李元侯自旁侧污水沟里,舀了一杯污水,摇摇晃晃走到段芸的面前:“把它喝了,今

  日之事,本君既往不咎。”

  “我呸!”段芸笑了:“既往不咎?你?我呸!”

  胭云毒蜥蜴丢掉了白鬃赤虎和天罡骨狮的尸体,逐而逼近了段芸,其中威胁之意不言而喻。

  风青阳、药宗两位前辈齐齐来到,毫不怯弱,誓要与段芸共生死,同进退。

  青月学院会跳水墨舞的女弟子,肩胛骨和大腿还插着两根箭矢,她一瘸一拐地来到了段芸的前面,接过了李元侯手里的那杯污水,再一饮而尽。

  泥和沙还有不知名的酸臭味道弥漫在唇齿间,女弟子忍着作呕的冲动,清澈明亮的眸,直直地望向了李元侯:“我替段芸大师喝了。”

  “你替?本君同意了吗?”李元侯问。

  “你还要如何?”女弟子咬牙。

  段芸皱眉,试图把女弟子拉到身后去:“你莫与他这种畜生说话。”

  “畜生,好啊……”李元侯重新坐回了椅上,望向女弟子:“你不是喜欢跳吗?来,跳一支水墨舞,否则,青月学院的人,全部下地狱去。”

  女弟子瞳眸紧缩,她低头看了看贯穿腿骨的箭矢,身体微微发颤。

  嘶。胭云火蜥蜴吐了吐舌,女弟子猛地扭头看了过去,倒抽一口冷气。

  八宗神兽,青月前辈们绝对不是敌手!

  李元侯拉开弓弦,手里的箭矢,对准了青月学院的一个男弟子:“不然的话,他就是第一个下地狱的人。”

  男弟子艰难地吐掉了嘴里的异物,喊道:“林越师姐,我不怕死,我们不怕死!”

  林越还在抉择。

  段芸朝她摇了摇头。

  李元侯再加了些力道,弓弦拉开到极致,很快就要迸射出去了。那一箭,足以射穿青月弟子的颅腔。

  “我跳。”林越说道。

  李元侯松开了弓弦,“这才乖嘛。”

  “跳什么,不跳。”风青阳怒道:“李元侯,你只剩下欺负女人的本事了?你也是个有姐姐的人,若你的姐姐被人这般欺负,你心里不难受吗?”

  “闭嘴!”李元侯眸色发狠:“你不配提她,你们,都不配。若非夜轻歌,我的姐姐何至于到现在都找不到?她是那么好的一个人,却被夜轻歌逼疯了。”

  姐姐若是出了什么事,东洲的人,包括夜轻歌在内,都要给她陪葬!

  李元侯眉间一片怒色,阴冷而笑,如是想到。

  大宗师沉声道:“你啊,太自私了,你面前的这些人,何其无辜?他们是谁的孩子,又是谁的手足?只有你姐姐是人,其他人,就是草芥,活该被践踏吗?”

  李元侯冷笑,摆了摆手,神域部队拿着兵器把段芸几人架下去。

  他们自是不甘愿,可胭云火蜥蜴的骨刺如影随形,挥之不去。

  他们,不是胭云火蜥蜴的对手。

  东洲,已经没有能够出战的能人了。

  中央绒毯处,只余下林越一人。

  她穿着破烂的青月服饰,身上多处刮伤,还有两支箭矢插在身上,正要翩翩起舞时,李元侯又开口了:“不听话的东西,本君让你这样跳了吗?”

  林越动作止住,四肢僵硬。李元侯的话她明白,要看她挂着两层薄纱来跳。

  李元侯见林越犹豫,轻笑一声,抬起了手,拉开弓弦,对准青月的弟子。

  林越闭上眼,“带我去换衣裳吧。”

  “林师姐,不要!”

  “林越!”

  “……”

  李元侯看着林越瘸瘸拐拐的背影,露出了玩味的笑。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这片天地他就是尊,凌驾于人,可真是享受。

  他爱上了权力的味道。

  李元侯看向了远方:姐姐,你看,元儿长大了。

  如若这世间再也找不到姐姐了,他会成为姐姐。

  换好衣裳的林越回来了。

  那两层薄纱,压根不能被称之为衣裳。

  她身上的肌肤几乎都裸露在外,密密麻麻的伤口,殷红的血将肌肤衬得更加冷白。

  林越来不及处理两根箭矢,擅自拔掉,只会加重伤口。

  李元侯放下宝弓后,琴师拨动着琴弦,霏霏之音从指间流泻而出。

  林越赤着一双玉足,遍体鳞伤,在绒毯上舞动。肩胛、大腿的箭矢,稳当当的挂着。

  她的身姿,如一幅画,惊艳着每一个人。

  以往的水墨舞,是大气端庄,优雅自成的。如今,有了血的颜彩,竟是妖气、艳丽、凄美!

  好一支舞,舞者泣血,看客窒息,流淌在长空里的,只有淡淡的血腥味。

  每个青月弟子的心情都很沉重,胸腔上仿佛压下了巨山。

  屈辱,痛苦,生不如死。

  林越跳的很完美,李元侯挑眉拉弦,射出了一箭,这一箭,还是射在了原来的大腿。

  林越尖叫一声,趴到在地,惶然地看了过去。李元侯面无表情地说出一个字:“跳。”

  “师姐……”

  “林越……”

  青月弟子和各宗大师,怆然不已,发出了悲鸣之声。

  林越身下是血泊,这块绒毯上,她的足印都是染着血的。

  林越爬了起来,已经没了力气,苍白的脸上写满坚毅。她咬紧牙,瞪向李元侯,凄声道:“李元侯,你便欺我东洲无女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