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366章 风雪沧州,上

作品:攻约梁山|作者:山水话蓝天|分类:历史|更新:2019-08-11 18:30:27|下载:攻约梁山TXT下载
  风雪沧州。

  刘韐、宗泽两家在路上汇合了已焦急等在那的李纲一家继续快速北上,此时正行进在沧州。

  刘、宗两家搬家都是三辆马车,就是赵岳家发明并推广的那种四轮人货两用马车,车厢比以前的老式两轮马车长很多也宽一些,载重量大了一倍不止,但马不用承担车与货物的重量,只管拉着走就可以了,大大减轻了马的负担和损耗,也方便了人对马的驾驭控制,驾车也轻松不少,车厢可分三节用,前后两节是装货装物品的,从前、后门装,中间那节是押车和旅行者用的,有单独上下车的门,门上和另一侧厢壁有小窗户用于透气和察看外面,在此时的风雪严冬中自然是关着保暖的.......总之这种马车就象个能到处自如运动的马拉房子,随车的人在里面坐卧自如,吃喝方便........长途能住得较舒服。

  刘、宗两家都是自己和婆娘坐一车,身边剩下的唯一后代——儿子,以及仆从和亲信护卫加一起人较多,分坐另两车,东西主要装在载重轻的主车上。

  与刘、宗相比,李纲家就寒酸多了,虽然也是高官二代出身,却搬家只一车就绰绰有余。

  李纲此时才三十多岁,正是干劲和火性脾气大的当年,还远不是近十年后主导抗金时的能力和城府都较成熟的李纲。

  宋王朝这几年历经大动荡,大磨难,大打击,国情由富得仿佛生活在天堂猛跌落到即便是至尊皇帝想吃口肉也几乎是奢求甚至是幻想的糟糕境地。李纲家也在无法把握的一次次突兀猛烈世道波折中折腾得不轻。

  他考中进士后在京城高兴的当官,壮志满满,斗志也满满,老家的人和物却全在波折中早早悄然没了.......如今李家只剩下李纲和妻子两主人,外加陪李纲妻子嫁过来的那位一直孤身不嫁的忠心耿耿中年女仆,此外别无他人,仆人护从一个也无,子女更是没有一个,在历史上好歹留下名字的儿子李秀之前年就在老家一次出门玩耍时与带队的李纲妾氏及其他后代全部神秘失踪了,从此杳无音讯,查无可查,实际是拐到海外了,孩子此时都在无忧无虑的上学,由迁到海外的李家人负责具体照看着,住的地方就在赵岳家王府不远处.......

  李家遭遇的一切是时代飞跃动荡必然造成的后果......

  海外新国讲国家公民人人平等,真正是王子犯法与民同罪。有钱想干涉司法公正就更不可能了。为了公平稳定,为了权力制衡,赵岳还刻意把三权鼎立法则玩到了极致,不止是大家都熟知的立法、行政、司法方面,三角形权力制衡关系有无数,在国家、社会甚至个人家族的方方面面都或强推或自发形成的、或明显直接或隐形存在着三权鼎立,比如王权、政府、民众;比如政府、军队、民众;比如中央、地方、民众;比如政府官员、情报系统警察等纪检监察执法者、民众;比如赵岳家的国王、家主、家族企业领袖三者或国王、家族、家族企业领袖三者之间的相互监督制衡.......

  赵岳家这一代是别无选择,只能是国王、家主都是一人——赵岳他爹担着,但以后随着子孙的兴盛增多就不是了,国王不一定是家族最聪慧优秀的子弟担任,而是最适合从政为王的那个。家族企业领袖却必定是最出色的那个孩子,这是沧赵家族的根本。国王也不是家主,更不是家族企业领袖,退休并国王职责当得称职有德有远见公平才能自动接任家主,通常不能接任家族企业领袖职务,家族最重要的三个位子是分开的,分别由不同的人担任。

  即使是在条件所限的这一代,家族企业的领袖也坚持独立出来了,并非是赵岳他爹兼任着,而是赵岳他妈担任着。

  赵大有是国王、家主。老婆张倚慧是企业领袖,最高决策者。

  尽管夫妻一体,但却有现实的特殊的意义。

  赵大有是一国一家之主也不能强行干涉老婆如何管理庞大的家族企业,只能提提建议。

  对张倚慧来说,长子必然是国王,国家是长子的,家主位子也会是长子的,那么,钱财——家族企业,包括最根本的科研机构就必须是幼子的。偏心眼啊,而且她认为这样才对两儿子都公平,也最有利于家族的团结稳定长久兴盛发展。

  对她的这种小心思,家中的其他人也没反对意见。

  老太太们,包括赵岳亲祖母、偏爱长孙的宁老太太都默认了,宁老太太甚至亲口说过这样最好。

  赵廉的心思不在钱财上,一心要把新国领导建设成理想中的高素质统一民族强国世界霸主国,要做万古新一帝,完成在弟弟年幼时就达成的兄弟约定,所以从不在这种事上说什么,母亲想怎么干,只要她开心就好。

  就连一向觉得被忽视亏待的赵岳的姐姐赵明月也没任何意见。

  家中的一切说到底全是弟弟赵岳一手建立起来的。

  没有赵岳就不会有如今的一切,只会是挣扎在险恶边关求生的破庄子小地主,而且在辽寇仇视针对与宋朝廷越发软弱荒唐不作为下说不定早庄灭全死光了。哪还有什么风光的现在和无限美妙的以后?哪会有她成为高贵幸福公主的可能。

  此外,事实上她也没亏着什么。

  她是帝国最重要的政府部门——税务总部部长,身为女流,本不可能有的正经国家领导人之一的职位。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上除了武皇武则天以外,她是最具正经权势地位的女性,必将名垂青史。

  她老公更了不得了,从开始就是帝国总理,总领国家经济建设,干得出色,被国民热情称为开国一马,权势地位功成名就就不用多说了,对她也极好,不纳妾,也无心外色,强国强民族的执政目标远大坚定赤诚,她过得美满如意,丈夫也深得沧赵家族的信任和喜爱,是现任国王的最好帮手,是赵廉的最忠实最有能力的政治伙伴,也得到赵岳的大为赞赏。

  能得赵岳的认可赞赏,那真是太不容易了。

  政治上如此,经济上也一点没少什么。

  马家是沧赵企业必然的大股东之一。赵明月自己在家族企业里也有股权。真不差钱。而且,谁都明白,只有家族企业掌握在赵岳手中才是最有利最有后劲的。其他人,换了谁也不行。

  现在,代张倚慧具体掌控沧赵企业的实际是赵岳的女友。

  都服,都支持。

  赵岳这位准王妃和赵岳一样神奇,在帝国这兼任着太多顾问指导甚至是监控的职务,从国家大政方针,到宏观经济布局调控,到政府运作,到法律、到科研、到金融,到.......甚至包括情报间谍领域,几乎所有领域她都是高明顾问......

  在很多方面,她比赵岳更精通更显得妖孽。海盗国的超高速发展有她极大的因素在。

  她也在有形无形地强效帮助了赵岳实现理想中的政治、社会治理目标,而且在这方面积极性格外高。

  强推或自发形成的无数权力三角关系促成并保证了海盗帝国的清正,高效,公平,团结统一一致对外,飞速发展,富裕,平安,强大无匹,教育养老医疗健康稳定保障......无限美好现实与前景的生活,社会环境是现代社会也无法比拟的,对宋代人来说完全可比美天堂仙境,诱惑走了李家的仆从.......

  能自己当主人有房有产有前途有保障自在生活,谁特么愿意当奴才整天提心吊胆看主人的脸色?谁愿意把自己的命运任别人随意操纵.......李纲家的这种情况不是特例,是大户人家遭受的普遍现象......也有赵岳特意如此安排的结果。

  李家不是没有愿意和主人同生共死的忠仆护从。

  李纲之父曾经在边关抵御西夏有功,官至京西南路安抚使,有边关经历,家中总会很自然有些忠勇护卫仆从,但被赵岳刻意安排绑走了,一个不剩。

  李纲忠君爱国,正义热血狂放,敢说敢言,性子坚毅果敢,也......异常固执,对传闻公平先进美好的海盗新国嗤之以鼻,对家中护卫忠仆向往并隐晦希望他这个主人能英明带领着大家弃宋投奔海外的事十分愤怒,斥之为不尊天道伦常,背叛祖宗,数典忘祖......实际也是在维护和坚持习惯的高贵官老爷那一套,官二代哪会容易认可小民才想追求的人人平等.......久而久之就让忠诚的部下认清了他虽聪慧有才也有德却儒腐得很而寒了心,有的弃主自己跑了,有的被绑拐走,一想到到海外能自由公平快乐生活,也能方便的照顾已经在海外的小主人们,私利和对李家的情义能兼顾,也愿意被绑走......

  赵岳的刻意安排无疑是在刻意如此一次次打击李纲:你信守和坚持的那一套不值一文。

  有了人类最应该有的这种先进美好社会在做对衬,没人肯死心眼追随你李纲把儒教以及陈腐传统那一套坚持下去。你目前得到的已经是只有众叛亲离。若执迷不悟,就得被飞跃的人类最应该有的新时代无情抛弃,结局只能死路一条......

  赵岳不会因为李纲是历史上的英雄就会特意任他儒腐守旧顽固到底不符合新国公民要求却额外保他不死在乱世。

  他不是悠然看历史的后世人,而是正在历史中,要面对的是最残酷艰难的现实,要把一切不符合新中华民族要求的人全部无情抛弃掉,尽一切可能减少在重塑中华高素质过程中的人为困难和麻烦。

  当然,他还是特意照顾了李纲了。

  把李纲弄到边关,和刘韐作伴,这已经是在特意人为的强拉了李纲一把。

  在这个世界剧烈改变的大时代,李纲在边关到底会如何选择,那就是李纲自己的事了。

  李纲若坚持儒腐到底,威胁到赵岳的河北东路战略计划,也会被无情清理掉。李纲若是因此不在了,至少他还有后代学习了新知识新技能,有适合新时代要求的新思想,延续李家血脉......已经是尽可能对李纲历史功绩的褒奖。

  此外,为了早点进一步刺激李纲的改变,也方便刘韐更顺利完成东路战略计划,赵岳还刻意设置了一关。

  ........................

  三家人以及护卫随行的禁军二百多精锐骑兵急行在沧州风雪中。

  刘韐、宗泽、李纲三人凑在一起说话解长途的无聊,顺便也交流到任后要如何快速有效安抚好军心守好边防.......

  宗泽从马车中瞅着外面荒芜一片不见半个人影的死寂沧州,触景生情,不禁感慨不已。

  刘韐和李纲也叹惜不已。

  虽然三人都从没来过沧州,却也知曾经的沧州是何等兴盛繁华前景无限,那曾是大宋第一州,应该也是天下第一州,可惜就这么一个充满无限美好与活力的地方,被为官名声本不差的郑居中却短短时间三两下就彻底搞毁了,成了鬼蜮般。

  李纲愤恨道:“郑居中,自私无耻,为官只为个人权力前途私利和皇帝欣赏,歹毒轻浮无能小人,非儒家君子操守,丢尽我儒家读书人的脸面,极度损害了我儒家的形象,祸国殃民,罪孽深重,真是该死。死得好,是现世报应不爽。”

  刘韐幽幽道:“郑居中可是皇后的族兄,尽管郑皇后不在意他甚至不认和他这层亲戚关系,可是皇帝愿意当他是亲近信赖的国舅,而且非常赏识他的文才风流,很信任他,甚至形影不离的常常在一起玩乐。若不是有辽寇和海盗为祸插手沧州,郑居中毁掉了沧州却是能得大功回京顺利升任枢密使武相的大人物。你我之辈只有俯首看郑居中脸色的份。嘿!”

  郑居中算个什么,对国家大局无足轻重。

  李纲李伯纪,你要谴责谁祸国殃民也得找准对象,得谴责到根子上。

  骂只能顺着赵佶心思来的郑居中有什么现实意义?

  不是臣子蒙蔽君王,误了国,而是君王本身荒唐害了国家。李纲,你不要忠君、为君长讳,就一味指责臣子。

  宗泽也知道是皇帝瞎搞的罪过,却忠君爱国不好说什么,只叹气。

  车内一时陷入沉闷,刘韐突然说:“我想到赵庄祭拜一下沧赵家族。你们若是急于到任就先走吧。”百镀一下“攻约梁山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