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35章 吴天的赌注

作品:来寻|作者:怪诞的表哥|分类:历史|更新:2019-08-26 06:09:15|下载:来寻TXT下载
  p1()

   一辆马车缓缓驶过长街,在巷口停下来。35xs

  颜怀与胡芦跳下车,向车马上的卢培拱手道“谢过卢大人救护之恩。”

  太原通判卢培亦是住在驿馆中,颜怀与胡芦误打误撞躲入他的院子后,他便将二人掩护出来。至于他这么做的目的,颜怀却也未曾深思。

  此时卢培摆摆手,道“无妨,祝大人这几日的行事我也不是很赞成。带你出来,也不过是顺手为之。”

  “卢公高义,小子铭记于心。”

  颜怀说完,一拱手,慌里慌张地便带着胡芦向长街尽头的一间茶肆跑去。

  他今夜进入驿馆之前,就将带来的三十名大汉安置在茶肆。本来只是怕驿馆不便安置,没想到祝圣哲居然不安好心。

  此时颜怀心急如焚,一路担心这些人的安危。

  好在进了门一看,那些大汉还在。

  “军师。”

  颜怀喘着气,急道“走,跟我去找无咎。”

  颜怀说完,保安队中一名领头的小队长,名叫郭林的,便上前来低声对他说道“刚才医馆中有人来找军师,有一个不好的消息……”

  “什么?”

  郭林附身在颜怀耳边说了几句,颜怀听了,脸色猛然一变,不可置信道“什么?你说阿豆姑娘……怎么可能!”

  见郭林一脸遗憾地站在那儿,神情不似作伪,颜怀心知他不是骗自己,不禁悲从中来。35xs

  “阿豆……颜枢……”

  低低喃喃了两句,颜怀却也明白此时不是伤悲的时候,他抹了抹眼,恨声道“走,跟我去找无咎。”

  待走了两步,他突然又想起一事,停下脚步,向郭林问道“我听于三说,他搜罗了三十柄刀,藏在哪里你知道吗?”

  夜幕笼罩下,方家别院。

  拍门声急急响起。

  门房将大门打一道小口,方才探出头来,问道“谁……”

  瞬间大门已被人踹开,吴天带了一队捕快大步而行,长驱直入。

  “县衙拿人,都别动。”

  喊声极是凶悍,一行捕快飞快突进到后院,却见一个女子立在院中,一身素缟,如空谷幽兰,正是方芷柔。

  “吴捕头为何擅闯我的宅院?”

  “方姑娘,有人向县衙报案,道是有盗贼躲在你在院中。”

  “哦?这院中只有我与侍婢紫苏,吴捕头莫非是说我是盗贼?”

  吴天一改往日的客气,冷笑道“有或没有,一搜便知。”

  “给我搜!”

  十几个捕头马上挨个屋子踢开门进去,打砸声不断传来。

  方芷柔柳眉倒竖,脸上怒气显现,正待喝叱。

  突然一声惨叫传来。

  只见一名捕快从一个屋中摔出来,捂着肚子哀号不断。闪舞小说网35xs

  吴天唰得一下拔出佩门,便往那间屋子疾跑过去。

  十几个捕快跟在他身旁,一行人小心翼翼踏进门槛。便见一个脸色惨白的女子坐在榻上,正是南灵衣。

  “果然在此。”吴天冷笑道“拿了。”

  两个捕快立功心切,扬着刀便向南灵衣劈去。

  一瞬间,南灵衣身形一动,扬起脚飞快的在他们心口各踹一脚。

  那两个捕快登时喷出血来。

  吴天执刀便向南灵衣劈去。

  他此时已看出来,南灵衣身负重伤,战力大打折扣,他有把握能拿下她。

  南灵衣侧身躲过吴天一刀,马上又有好几把刀向她劈来。

  她一人对敌这么多人,吴天武艺又不弱,登时吃力起来。

  在屋中腾转挪移打了一会,吴天猛然扬手,对着她洒出一片石灰。

  南灵衣急忙闭眼。

  吴天瞄准这个空隙,一刀狠狠劈在南灵衣肩上。

  南灵衣身形一滞,背后又被踹了一脚,旧伤发作,只觉一阵晕眩。

  吴天大步上前,扬起刀背便要将她砸晕。

  “拦住他们!”

  正当此时,方芷柔带了一队家丁冲入屋中,派人抢过南灵衣。

  吴天挽刀横扫,在最前方两个家丁身上一扫,溅起一团血花。

  “县衙拿人,你们敢拦?”

  “方家是这女贼的同伙,一同拿下,若遇反抗,死伤不论。”

  他想要速战速决,有心立威,出手更加凌厉起来,倾刻间又杀两人。

  南灵衣气极,奋起发力,夺过一柄刀,向吴天刺去。每有捕快来拦,她也不再留手,片刻间又伤数人。

  见了血,局面愈发不可控起来。

  吴天大怒,猛然一刀劈开眼前的一个家丁,两步冲到方芷柔身前,左手如毒蛇般探出,扼住她的喉咙。

  “谁再动一下,老子掐死这娘们。”

  方府家丁一见,只好停下手来,不敢再动。

  南灵衣亦是缓缓放下刀,道“你别伤她,我跟你们走便是。”

  方芷柔心下大急,偏偏喉咙被扼住,说不出话来。

  “都拿下。”

  捕快们便纷纷拿出镣铐,将南灵衣与余下的几个家丁锁上。

  吴天松了一口气,对方芷柔冷笑道“早把人交出来多好。”

  “吴大人,又见面了。”

  忽然,一句语调熟悉的话语传来。

  吴天猛然转头,却见一个满脸黑乎乎的人朝这边走来,衣服上全是烧焦的痕迹,如同被火烧过一样。

  呵,这个人,好像一条狠狈的丧家之犬。

  下一刻,吴天瞳孔收缩,想到,丧家之犬是会咬人的。

  “林启?”

  林启点点头道“是我。”

  说话间,他脚步不停,快步走到吴天面前,问道“李慕之让你干的?”

  吴天下意识地点点头,他习惯于将责任推给别人,让他们两虎相争,根本也没有要扛下来的打算。

  “是,他逼我……”他说着,算盘着要怎么将事情圆回来,让林启这只丧家犬去咬李慕之。

  还有,这个林启惯是会说些奇奇怪怪的话,自己等会要怎么接呢?

  却见林启很随意地抬起手,手上拿了一个东西,指向自己。

  吴天微微一愣。

  “咔嗒。”

  激起一阵血花。

  吴天不可思议地瞪着林启。

  “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就这么干脆的要杀自己?老子可是县里的捕头啊……他还有煤矿、物业的生意可以和老子合作啊……”

  “李府的事,他也可以问我……”

  一瞬间,吴天脑子里回转着无数念想,但也只有这一个瞬间而已。

  下一秒,他仰着头,背朝下直直倒了下去,眼里满是不可置信。

  “不可能……”

  林启这次,没有再对着尸体开无聊的玩笑。

  冷冷看着吴天在眼前轰然倒地。

  “你既然下了赌注,就要输得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