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79章 伊西斯主母

作品:领主养成手册|作者:无上星空|分类:奇幻|更新:2019-08-04 17:42:09|下载:领主养成手册TXT下载
  呼!

  仿佛一缕微风吹过,将那薄纱轻轻吹落地面。

  莲步轻移。

  哗啦!

  那一具胴体就那样一步步的步入水中,一半在清澈的水中,一半在袅袅雾气之中,都是那样欲露不露,犹抱琵琶半遮面,却反而更多了几分美感与诱惑。

  然而,这样的美,却只是远观之下的隐约,当靠近了,一切的美好就那样戛然而止,完全淹没在那些冷意纵横的痕迹里。

  是的,这并不是一具真正美丽的身体。

  身材虽高,却没有丝毫窈窕的感觉,肩、臂、腰、臀、腿,无一处不因为那健硕的肌肉而显得线条生硬,那可不是锻炼健身弄出来的展示美肌,而是一次次挥舞武器、一次次长途奔袭、一次次枕着冰冷坚硬的地面入睡形成的肌肉,不美,但充满了力量。

  而覆盖这些肌肉的,则是一身黑暗精灵特有的黑色的皮肤,或许是因为经常被地下阴风侵袭的缘故,这身皮肤还要更黑一些,却并不发亮,摸上去也没有滑嫩的感觉,相反,有些像磨砂纸,非常的粗砺。

  就在这样的肌肤上,布满了数不清的,就仿佛大小不一奇形怪状虫子一样的痕迹。

  疤痕。

  伤疤!

  不,要真用心去数还是可以数清的。

  那种像蜈蚣一样,长长的歪歪扭扭的伤口最多,有23条,其中有一条在脸上,从眼下一直延伸到耳后。

  其他的贯穿伤、撕裂伤、钝器击伤……加起来,正好也是23处。

  于是,这样一具身体上,就有了整整46个伤疤。

  这还是看得见的,至于看不见的,又或者完全养好的……

  “呵。”

  一声轻笑中,手心手背都长了厚厚茧子的手轻轻的抚过脸上那一道伤疤。

  这已成了习惯,每次沐浴,她都会轻轻抚摸着那道伤疤怔怔轻笑。

  那是在回忆。

  他曾笑着对她说,如果不是那道伤疤让她变得更加美丽独特,他还不要她呢。

  他曾无数次在搂着她赤、裸的身体的时候轻轻的舔弄那道伤疤,刚开始还不觉得怎样,但是后来,他一舔,她就浑身发颤,仿佛攀上了巅峰。

  现在,带着老茧的指腹轻轻触摸,再没有了那种感觉,有的,只是满满的甜蜜的回忆。

  “报告!”

  房外传来声音,将她从记忆中拉回了现实,她皱了皱眉,很不开心,但最终只是说道:“进来。”

  一个漂亮年轻的黑暗精灵走了进来,看到水池中的她,先是恭敬的行礼,然后熟练的褪去衣衫,来到池旁,一边轻柔的帮她按着肩膀,一边开了口。

  “沃尔家族集结了五百士兵,由沃尔主母的二女儿蒂奥尔亲自带领,更有两位魔法师和一位剑圣跟随,在三天前离开了新巴比伦。”

  “去了哪里?”她淡淡问道,声音没有太大的起伏,却让人隐隐感到一丝金戈铁马的感觉。

  “去了……兰登殿下的领地。”

  年轻女子报告着,按着,同时,一双眼睛也在看着,那具因为太多肌肉而显得有几分壮硕,且粗糙和布满了伤痕的身体,却仿佛充满了魅惑的魔力,让她有一种想要扑过去拥抱它亲吻它,在它的下面承欢的冲动。

  然而,她知道不是时候,所以她只是继续报告着,按着,看着,然后等着。

  “也就是说,那个叫米哈依的家伙报告的都是真的?”她忽然从水中站起身,走上了岸边,靠入躺椅之中。

  年轻女子款款跟随,在椅子旁跪坐,继续帮她按摩双腿,同时答道:“我派去的人已经回来两批,兰登殿下不仅有了城镇,还拥有了超过千人的子民,不过,都是些低等种族。”

  “他们似乎在挖掘一条水道,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您派到兰登殿下身边的那个牛头人不见了,似乎已经被殿下处理掉。”

  “殿下身边多了两个女人,似乎都不是地下种族,其中一个战斗力出众,另一个看不出来。”

  “据说薇薇安殿下曾经带了上百士兵去过,但最终只是从那经过,一来一回,住了两次,却什么都没发生。”

  “另外,我派出去的人,有五个没有回来,应该是碰上了高手,就是不知道是别家的探子,还是兰登殿下手下藏了人。”

  “……”

  年轻女子就这样一条条的报着,同时一双巧手已经走遍了那具身体大部分的部位。

  “你觉得,这些是兰登能做出来的吗?”原本像是睡着了一样的她忽然开口。

  年轻女子怔了怔,没有开口,这么多年,她早就明白了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

  她又继续说道:“之前那么多年,你看出来他是能成为一方霸主的人吗?”

  年轻女子依然不答。

  她摆了摆手,虽是随意,却总是蕴着一股挥剑扫劈的味道。

  年轻女子会意,终于开口,“我一直觉得,兰登殿下离开您……活不了。”

  一边说着,一边挪动身体,到了椅子的尾端,然后把身体轻轻往前探,身体轻轻扭动,竟是扭出了几分美女蛇的意思。

  然后,年轻女子说道:“奴来服侍您,陛下。”

  声音竟有了些微沙哑,不是恐惧惊慌,而是蕴着魅意,接着,她伏下柔软顺滑的身子,埋下了头。

  她依然那样仰面躺着,只是伸出那握惯了武器的手,轻轻抚住那一头柔顺青丝。

  她的脸上依然一片平静,双目微微放空。

  一会儿,她开口,“他说过,那孩子绝对不一般,因为那是他的种。”

  “但我一直认为他错了,那孩子是他的种,也是我的种,更是我生下来的,所以,我才更了解他。”

  下面停了一停,然后继续,年轻女子知道,这次是真不需要她接话了。

  “这些年也都证实了,我才是对的,他的种又怎样,还不是废物一个,他一次次的出现,却再也不来见我,甚至后来,他连他的种都不管了。”

  “那这次呢,你还能不管吗?”

  声音戛然而止,那具充斥着异样美感的身体忽然起了几丝涟漪,就像是那池水一样,从一点起,迅速遍及全身。

  年轻女子迅速起身,也不顾身体泛起一层桃红,侍立一旁,耳边响起她的声音。

  “当做不知道,如有求援,全部扣下。”

  她起身,再次步入池中,身体与声音重归渺渺。

  “你……真的,不回来吗?”

  她是兰登的母亲,是索轮诺德的主人,是他的女人。

  她,是伊西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