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五百九十九章 扣工资

作品:强行同居:误惹霸道帝少|作者:鲜虾生煎|分类:都市|更新:2019-11-01 00:31:34|下载:强行同居:误惹霸道帝少TXT下载
  如果不是她亲眼所见,她也一定不会相信邱小千这只小兔子急了也是会咬人的。不过,对于刚刚目睹的那场关于回礼的事件,她表示非常的欣慰。

  “叶小姐,到此为止四个字,你应该不会很陌生。”她声音凉凉的说道,目光随之转到了叶夕的脸上,“我相信这四个字,你在我的嘴里听到,会比在成文的嘴里听到更好。”

  “厉太太,你现在是在威胁我吗?”叶夕心里是有些恐惧的,可面上仍是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只可惜,我并不害怕,我相信成文,孰重孰轻,他分的清。”

  可是真的分得清吗?如果他真的分的清,之前在通话里面又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可是她别无选择,大庭广众之下,她保存自己的面子,也是保全自己家族的面子。

  只不过,安悦、邱小千这两笔账,她算是彻底的记下了,早晚有一天她会如数奉还。想到这里,她的目光都跟着尖锐了几分,“我还有别的安排,再会。”

  刚刚邱小千的那半杯水,也让她变得很狼狈,这是她没有表现出半点的局促,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昂首挺胸的转身离开,而她的小姐妹们只能硬着头皮跟上去。

  “小夕,你真的就这样算了吗?那个女人可是你和南成文之间的狐狸精,如果这次不狠狠的打压一下,我恐怕她以后会骑到你的头上来,你可得三思啊!”

  “就是就是,小夕,我看到两个女人没有一个好货色,你可千万千万要小心,而且如果有用到我们的地方,尽管开口哦,我们肯定会帮你的,我们是朋友嘛。”

  叶夕听到她们的话之后,心里面是有些冷哼的,就凭她们?恐怕全加起来也抵不过一个厉家,到时候白白花式送人头不说,恐怕还会被倒打一耙,得不偿失。

  “我知道,我都明白的,谢谢你们,有你们在真好。”口不对心的说着敷衍的话,她便找借口先一步的离开。

  另一边,安悦将邱小千安排到了紫苑,毕竟是自己的地盘,想要保护一个人很简单,不过对此,邱小千颇有微词,她最是不喜欢麻烦别人了。

  “你就乖乖给我在这里住下,外面的事情有我,有南成文,你不用担心。”安悦给她倒了一杯水,“你神经太紧绷了,放松一下吧。看电影怎么样?”

  没有等她回答,安悦就径自找了一部电影播放了起来,然后在电影播放到达一半的时候接了一通电话,然后离开。

  几乎是前后脚的功夫,房间门就响不起来,邱小千认定是安悦又折了回来,就立马走去开门,结果打开门,整个人就撞入了一道熟悉的目光中,她惊住,“你?”

  刚刚安悦的那通电话,明显不是在跟眼前的这个人交流,所以,“你是和厉总串通好了的吗?”厉总把安悦给喊走,然后他再来敲门,正好就被她当成了安悦,所以不设防。

  “这种问题最好不要问,因为会显得你自己很笨。”南成文走进来,目光打量了一下房间的环境,“给你安排的房间还不错,风景也不错,一有什么要求尽管提,她肯定会答应你。”

  “你来就是要跟我说这些的吗?”难道开口不应该是道歉吗?因为他的缘故,因为他未婚妻的缘故,让她遭受了多少的非议,一句对不起他都要这么的吝啬吗。

  “那不然,我还该说什么?”他并未在意她的神色,直接就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对着她下达命令似的开口,“给我倒杯水来,忙到现在连口水都还没来得及喝。”

  看着他那大爷一样的姿势,邱小千深吸了口气,终是没有说话,乖巧的去给他接了杯水过来,“把水喝了,你就走吧,不然被拍之后,彻底是有口难辩了。”

  “你就这么怕跟我扯上关系?”他的神色有些不爽,等着她回答的样子,分明就是带着些威胁的。

  邱小千别开眼,只当自己什么都没看见,“是,我很怕,而且一次又一次的去解释我们之间的关系很累。”他有未婚妻,这点他可以忘记,但是她不可以忘记。

  “有什么事情你都可以推给我,难道你觉得我没有那个能力去处理吗?”能力被质疑,还是被自己喜欢的人打心底里面质疑,恐怕搁谁,谁心里也会不舒服。

  “这跟你有没有能力处理完全就是两码事,我们完全可以避开这个问题的。”邱小千对他的脑回路再一次的表示膜拜,“我决定辞职,辞职信已经……”

  “没有我的允许,全公司上下没有一个人可以批准你的辞职报告,所以你可以死心了,我给你三天时间休整,三天后不回公司上班,一个小时扣一个月工资。”

  如此荒唐的决定,恐怕全天下都找不出第二个人能做得出来,邱小千睁大眼睛瞪着他,可也没有把他的决定给瞪回去,她嘴角微抽,“你行,你真行!”

  南成文摊手,对她给自己的这个描述表示非常的满意,甚至于还有些沾沾自喜。

  “砰”的一声,邱小千便气呼呼的去到了房间里面,并且用力的甩上了房间门,顺带着反锁,这才将自己扔到床上,一双眼去跟天花板置气。

  “呵,小样,跟我斗。”南成文弯了弯唇角,只不过一瞬,他脸上的表情就归于平淡,他重重的吁出一口气来,“臭丫头,你就乖一点吧。”

  与此同时,在另一间总套房中,安悦听到男人的话之后,漂亮的面孔上写满了惊诧,“连你也没有办法去阻止这种局面的发生吗,你……能不能出手相助?”

  “可以,但现在不是最好的时机,而且现在还没有查到始作俑者究竟是谁,容易打草惊蛇。”男人上前,揽住她的肩头,将她网自己怀里塞了塞。

  “你就这么不相信你的那个‘弟弟’吗。”他看似严肃的问题,实则就是对她的揶揄,惹得她不禁翻白眼,这男人的醋性可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