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百六十八章:医圣

作品:三国之董卓之婿|作者:名武|分类:历史|更新:2019-10-23 12:14:11|下载:三国之董卓之婿TXT下载
  “医者之道,治人于未病,为医者当有医德,不可见财起意,不可视乎贫贵,不可故意隐瞒。。”

  这一日,在距离长安皇宫不远,巨大,恢弘的皇家医学院内,一处宽阔的讲堂之中,依旧一袭布衣,不着金玉之饰的华佗望着下方听讲的诸多学子,满脸严肃的说道。

  “诺”众学子领命道。

  而此时,在讲堂的外面,一名四十多岁的官员满脸着急的来回走动。

  大概过了不一会后,一位书童走了出来,抱拳道:“拜见副院正”

  官员看后,连忙道:“阿三,院正讲完课了没?”

  “禀副院正,老师说,今日讲医德,所需时间很长,因此就不去见相爷了”

  “什么”官员一颤,连忙道:“阿三,你再去劝劝,就说丞相。。”

  “老师,老师”突然大喊声响起,随着匆匆脚步声后,一位年纪三十多岁的学子似乎没看到官员,激动的冲入了讲堂。

  不久后,只见华佗便着急,兴奋的冲了出来。

  “院正”官员看后,连忙施礼道。

  “副院也在,太好了,快召集学院内所有官员,随我出院迎接”华佗道。

  “啊”官员一愣后,惊讶道:“院正,何人来了?”

  “哈哈,乃是当代名医,南阳张机,我拜托尚书大人,好不容易才请来的,其以在关中周游了一月,终于来长安了”华佗道。

  “张仲景”官员一喜后,面色一凝,道:“院正,可是丞相已经等了您半个时辰了,是不是先去那边”

  华佗眉头一皱,“某又没让他来,皇家医学院不是官场,不是丰镐学院,更不是直棣总衙,在这里医术是第一位的,权利是最次的,不必多言,皇家医学院还是某我做主,快快安排”

  “诺”

  很快,在医学院内的一处雅致的内堂之中,军机大学士,丰镐学院蔡举司司长周忠望着面前来汇报的官员,愤怒道:“好他个华佗,丞相来了,他不出门迎接也就算了,讲学耽误时间也不说了,如今竟然因为张仲景,而命令学院高层全体出动迎接,他是不是忘了,这皇家医学院是谁组建的,是谁出的钱啊!”

  听到这话,官员害怕的低着头。

  此时,在后面的主位上,沈辅微微沉默后,放下了茶杯,随即笑了笑,道:“算了”

  “主公,臣亲自去找他”周忠听后,立刻道。

  “不用了,院正估计还是对孤有些不满的,不过看他对张机到来如此重视,看来对医学院已经有了归属,这就比什么都好”沈辅站了起来,温声道:“医学院,不是政治,更不是军事,看到这一幕,孤很满意了,走吧”

  望着起身带着胡车儿和沈恶离去的沈辅,周忠指着面前官员,怒道:“这普天之下,还第一次有人敢如此无视丞相,你们医学院真是台阶高,比我们丰镐学院台阶还要高,指不定以后连军机阁都比不上”

  周忠说后,便挥手离去了。

  官员看到这一幕后,连忙擦拭了一下头上的汗水。

  到了大约黄昏的时候,在丞相府内,一位穿着得当,留着长须,举止从容淡定,目光神稳悲悯,估计快有六十的老者,望着主位的沈辅,语气温和道:“病虽可怕,然天灾人祸更为可怕,自黄巾之后,天下战乱频繁,不断的战争导致瘟疫流行,疾病丛生,市镇变成空城,良田化作杂草,庸医之辈,趁火打劫,按寸不及尺,握手不及足,片刻之间,便开方抓药,昧心赚钱,因此虽师承名医,却不思进取,难解百姓之苦”

  “机游走四方,发现天下之间,最可怕的,不是病,是穷,战乱导致百姓穷苦,生病而无钱可医,用药而无处可寻”

  “机虽医治过一些,但很快便周而复发,为之何?皆因各地官员无能,吏治腐败,视百姓如草芥,一人之力,终究渺小,纵有在大的盛名,也无法让天下百姓,脱离病苦”

  “而机自入关中以来,发现关中之情,比起关外改善诸多,律法严明,崇尚学习,官员守其责,百姓安其乐,此乃大势之起,若要彻底弘扬医学,天下必要一统,因此机厚脸而来,请入皇家学院教学,为天下之苍生,尽最后一点绵薄之力”

  说道这里,张仲景,这名媲美华佗的当代名医,站了起来,向着沈辅深深施了一礼。

  沈辅看后,连忙起身搀扶道:“张师严重了,辅受不起”

  望着那久经风霜,已然皱纹丛生的面孔,沈辅拉着的张仲景的右手,感叹道:“华佗院正,可为当代医神,而张师你可为医圣”

  “圣者,心怀坦荡之心,悲悯天下之苦,不已一人之荣,为重,不已他人之苦,为喜,在张师你的面前,辅只有深深的惭愧和敬慕”

  “张师,你尽管安心教学,治人,孤给你一个承诺,若不能安定这残酷的乱世,不能让子民百姓有医可寻,有法可依,孤愧对陛下,愧对万民,愧对张师对辅的看重”

  听到这话,张仲景目光一颤,施礼道:“多谢丞相”

  不久,当张机离去之后,沈辅一挥手,胡车儿立刻跑了过来。

  “派人去尚书府,告诉蒋琬,不论是华佗,还是张机,皆乃国宝,皆乃道之典范,他们放弃了个人荣誉和自由,进入了医学院,孤不希望看到他们受任何一点委屈,要给他们绝对的条件,去改革医疗,钻研医术,从现在开始,二人待遇一律以军机大学士待遇为标准,凡是逢年过节,尚书府都要派遣重臣,去慰问,去关心,去解决他们的问题,你给孤告诉蒋琬,但凡此二人出了一点问题,孤绝不会轻饶”沈辅严肃道。

  “诺”

  胡车儿走后,沈辅呼了一口气,今天的张机,可谓给了他一次心灵的触动,其后世被尊为医圣不是没有原因的。

  微微摇头后,沈辅走到堂外,望着黑夜之下的悠悠苍穹,喃语道:“望上天庇佑,孤能不负所托,重开太平,还世间以朗朗乾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