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264章 密码是多少?

作品:商海迷情|作者:卷帘西风1|分类:都市|更新:2019-08-20 01:37:19|下载:商海迷情TXT下载
  可以说,方姐回来的正是时候,陈曦和杨学义等人约的是五点半,而现在已经快四点了,如果把晚高峰堵车的时间都算上的话,即便现在出发,时间也不算宽裕。

  他把情况一说,顾晓妍当然知道这顿饭的重要意义,于是连声催促他快走,可陈曦还没等出门,却又被喊了回来。

  他还以为有什么重要的事,不料只是告诉他,刘汉英是华阳公司出名的酒神,连海量的胡介民都不是对手,跟这样的人喝酒,绝对不能掉以轻心,一会先买些牛奶喝了,省得喝急了刺激胃。陈曦连连点头,转身走了几步,第二次被喊了回来,搞得方姐在一旁直嘟囔,别这么起腻成吗?有话一次性说完!

  顾晓妍也不吭声,从包里取出一张银行卡递了过去,叹了口气道:“把这个拿上,别舍不得花钱。”

  他犹豫了下,还是拒绝了:“不用的,我兜里带钱了!”

  方姐却一把接过银行卡,直接塞进他的手里:“晓妍让你拿着就拿着呗,在我面前不需要拉硬,你一个月挣那点工资,都未必够这一顿饭钱的。”

  他苦笑着接在手里,沉吟半晌,最后还是把心一横-----

  “密码是多少?”他问。

  两个女人见他站在那里咬牙瞪眼的,还以为他要坚守男人的尊严,拒绝这种馈赠呢,听他一说,都哈哈的笑了起来。

  “你个瘪犊子,问个密码,还用想那么半天啊?”方姐笑道。

  顾晓妍的脸微微红了下,低声说道:“密码是521521,里面是这两个月扣发你的补助费。”

  按照公司财务规定,工资是直接打进工资卡的,而职务津贴是按照实际出勤天数,由公司转给项目部,再由项目部制表发放,特意绕这么一圈,据说是为了避税。

  顾晓妍做事非常认真,既然当众宣布扣罚他三个月的补助费,这两个月一直严格执行,而且,扣的钱已经作为流动资金转入了项目部的伙食费中。

  “这钱,是我另外存的,就算是我个人给你发的补助吧。”顾晓妍笑着道:“胡总前几天说了,从这个月起,安川办事处计划单列,以后补助费会直接打给你,我们项目部的处罚自然也不能让安川办事处执行,所以啊,从下个月开始,你的财务就自由了。”

  听完这些话,他的心里一热,当着方姐的面,也不便多说什么,只是默默的看了顾晓妍一眼,将银行卡收好,便转身离开了。

  驾车一路疾驶,终于在五点之前,赶到了“徐记海鲜世家”,进了包房一看,人还都没有来,于是赶紧下楼点菜。龙虾、鲍鱼、海参等等海鲜基本都点了个遍,初略估算了下,光是菜钱,基本就在4000块钱左右,虽然有点肉疼,但想道一顿饭就能彻底解决自己的后顾之忧,也只好暗暗咬牙了。

  点完了菜,也没再上楼,在楼下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一边抽烟,一边默默的合计着酒桌上都该说点什么。

  五点半整,一辆别克商务车停在了大门口,车门一开,杨学义率先跳下了车,随即刘汉英和薛明也相继从车里出来了,他赶紧起身迎了出去,等出了大门才发现,原来开车的是焊培中心的孟朝晖。

  毕恭毕敬的逐一握手,然后将四个人让进了包房,大家落座之后,杨学义率先说道:“小陈啊,我可给你请假了啊,介民说了,让你明天回去就可以。”

  他连忙致谢,然后笑着说道:“几位老总,我还请了王姐,她还没到呢,要不咱们再等一会儿?”

  几个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刘汉英惊讶地道:“陈曦啊,你小子这是老少通吃啊,之前他们有人说,顾晓妍挺得意你的,我还不大相信,现在看,连萍姐你都能搞定,我看以后华阳集团快容不下你了啊!”说完,哈哈得笑了起来。

  刚笑了一半,王雅萍推门走了进来,伸手就怼了刘汉英一拳:“在走廊里我就听你大嗓门瞎吵吵,什么老少通吃,你还能有几句正经话不?”

  刘汉英只是嘿嘿的笑,几个人见了,赶紧都站了起来,陈曦走上前去,殷勤的替王雅萍将椅子拉出来,伺候坐好之后,这才笑着问道:“咱们今天喝点什么酒水呢?”

  刘汉英笑道:“萍姐肯定是滴酒不沾,给她来一瓶果汁就可以,至于我们嘛,早就替你准备好了。”说完,朝孟朝晖做了个手势,孟朝晖会意,取出两瓶五粮液放在了桌子上。

  “饭店的酒太贵了,还是喝自己的吧。不过这酒可是老杨贡献的,你要领情,就领他的吧。”刘汉英道,然后也不待陈曦表态,喊来服务员,直接将两瓶白酒全都启开了。

  “这怎么行,说好了我请客,怎么能喝杨总的酒?”陈曦赶紧说道,杨学义听罢却笑着说:“都是朋友,什么你的我的,烟酒不分家嘛,咱们之间喝谁的还不一样?”

  薛明和孟朝晖也连声附和,只有刘汉英冷冷地说道:“是不是兄弟,现在还说不好,得这顿酒喝完才知道!”

  众人皆笑,都说刘汉英是个老酒鬼,唯独陈曦心里一个劲打鼓,偷偷瞥了眼那两瓶五粮液,心中暗想,看来,今天晚上这顿酒,可不好应付啊......

  在华阳集团,有一个不成文的规矩---喝酒不论口,举杯就得干。要么你就滴酒不沾,只要端起酒杯,那就啥也别说了,不喝趴下,就不算拉倒。

  据说之所以形成了这样的规矩,与战争年代有关,可以想见,在炮火连天的站场上修桥铺路,是何等的危险?那样一群男人喝酒的时候,怎么可能是一小口一小口的往下抿呢?

  按胡介民的说法,比起先辈来,我们已经很幸运了,起码不用流血,甚至有的时候,连汗都很少流了,小日子过得既安逸又舒服。战争年代,领导的话就是命令,死也得坚决执行,现在没有生命危险了,无非就是喝多了遭点罪呗,连这一关都过不去,咱们这上下级还有啥意义?再有,所谓从酒品看人品,连喝酒你都冲不上去,出了问题,还能指望你扛事吗?

  于是,这个传统在胡介民的任上得到了发扬光大,并渐渐在全公司的酒桌上推广开来,而这十年,又恰逢华阳集团飞速发展壮大的阶段,随着经济效益的连年翻番,喝酒的机会越来越多,这个风气也自然愈演愈烈了。

  刘汉英与胡介民一样,都是天生豪饮之人,更是这个规矩的坚定执行者和监督员。以往的陈曦根本没机会与刘汉英、杨学义这样的人同桌共饮,对这帮人的酒量只是有所耳闻,可今天酒杯一端,顿时感觉到了无形的压力。

  菜没吃几口,二两半一杯的酒,便已经干了两杯,两瓶五粮液就空了。

  陈曦心中暗喜,白酒没了,正好换点啤酒慢慢喝,可还没等开口说话,孟朝晖却如同变戏法似的,又拎出两瓶来,他一看眼睛都直了。

  啥也别说了,直接都满上,刘汉英又端起了酒杯,不过这回却被王雅萍拦住了。

  “汉英啊,你们几个都五十多岁了,不是年轻小伙子了,这酒不能这么喝,先吃点菜,慢慢来呗。”

  刘汉英还真听话,将酒杯往桌子上一放,笑着道:“萍姐说话了,那咱就先吃菜。”

  薛明听罢则指着刘汉英道:“这个刘茅坑啊,他爹说话都不好使,只有雅萍能管得了他。”

  众人皆笑,刘汉英也不恼,看了眼王雅萍说道:“我爹才不跟我废话呢,一句话没等说完,大嘴巴子就抽到脸上了,跑得慢点,第二天肯定鼻青脸肿。可萍姐不一样,我从心里往外佩服!”

  说完,看了眼陈曦,笑着说道:“小陈啊,你太年轻,恐怕还不知道萍姐是个啥样的人吧?在你们这帮小崽子眼中,只有顾晓妍和财务处白燕这几个丫头蛋子吧,告诉你吧,和三十年前的萍姐比起来,那差得岂止十万八千里啊。”

  一句话勾起了陈曦的好奇,这段日子,他对王雅萍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只是两人年轻相差悬殊,无法知晓当年在这个女人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现在听刘汉英一说,当即瞪圆了眼睛往下听去。

  王雅萍却推了刘汉英一把,想要打断他,可刘汉英却不以为然:“萍姐,既然你拿陈曦这小子当咱们自己人,那这革命传统教育,就必须得抓啊,否则,他还以为咱们这帮老家伙,就是一帮酒囊饭袋呢?不说给他们听听,再过十年,谁还知道在咱们身上发生过的故事?”

  听他这么说,王雅萍也不吭声了,就算是默许了。刘汉英见状,则直接对陈曦说道:“怎么样,小兄弟,想不想听听呀?”

  陈曦连连点头,不料刘汉英却指了下他的酒杯继续道:“上电影院看电影,还得花钱买票呢,我这讲得都是真人真事,想白听故事可不成,先把酒喝了再说吧。”

  说实话,半斤白酒下肚,陈曦已经多少有点晕了,但掂量了下自己的酒量,把心一横,笑着说道:“能有幸听刘总讲讲当年的事,别说是杯酒,就是杯毒药,我今天也非喝不可!”说完,把牙一咬,端起杯子来,一饮而尽,然后赶紧憋住一口气,将胃里的翻涌强压了回去,坐在那里,红头涨脸好半天,这才渐渐缓了过来。

  “好!”大家齐声喝起彩来,刘汉英也点了点头:“小陈啊,不怪萍姐得意你,看来啊,你小子还真有点尿性,从现在起,就别喊刘总了,特批你喊刘哥吧!”

  “嗯,好的,刘总。”陈曦苦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