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20 走私犯的问题

作品: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作者:乌鸦校长|分类:科幻|更新:2019-07-30 18:41:09|下载:始于权游的西幻之旅TXT下载
  “与维桑妮亚王后不同,征服者伊耿的另一位妻子,雷妮丝王后性情更加活泼一些,也更喜欢骑龙飞行。”

  ……

  安静的学士房内,老学士声音不急不缓,而坐在小桌对面紧挨着的三位男孩则专注倾听。

  “雷妮丝王后钟爱艺术,喜欢音乐与诗歌,同时她也有一颗善良的心,她曾与丈夫提议废止铁群岛掠夺女性当盐妾的习俗,也曾亲手制订了我们一直沿用至今的六下原则,她还——”

  “什么是六下原则?”

  趴在小桌上的胖墩举手打断了老人口中的话。

  伊斯蒙家的小胖子非常不爱学习,但因为昨天与唐德利恩打架,他被惩罚在之后半个月必须要按时来听老学士讲历史课。

  然而这个胖墩显然不会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认真听,乃至于每当学士口中出现一个值得询问的话题,他都要大声提问,仿佛自己真的不懂。

  正常人肯定会越来越烦的。胖墩心里小算盘打的啪啪响,可惜老学士对此并不上套,他甚至反过来用对方的问题间接教学。

  “蓝礼,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吗?”老人转头看向黑发男孩。

  “六下原则是一种法律条款,雷妮丝王后规定,如果妻子背叛丈夫与他人通奸,她只能受到不超过六次的鞭刑,使用的木棒也不得超出拇指粗。”

  一旁的蓝礼回答,并且不等对方再次发问,就自问自答地道:“为什么是六下,不是七下或者八九下呢?这是因为我们信仰的七神……”

  ……

  此时蓝礼看起来就和旁边的瘦子唐德利恩一样认真,讲话也慢条斯理,但他大半心思却并没有放在这个问题上,而是若有若无的在想着昨天那件事。

  自打他离开“历史副本”后,原本存在着的假牙就化成一堆粉末了,蓝礼对此很遗憾,因为他还没搞明白那假牙到底是什么。

  直到昨天那场火葬,他才似乎了解到了一丝苗头。

  然而这也是一件无法真正确定的事。

  蓝礼不敢肯定那三颗假牙就是弄臣脱落的牙齿,他也没办法知道为什么是牙,而不是其他什么的,更不清楚自己以后会不会再找到那种东西。

  如果那牙真的是弄臣的,那么为什么他的牙会这么特殊?

  如果不是,那假牙的起源到底是什么?

  和自己身上“金手指”的联系又是什么?

  很多问题扰着蓝礼,让他没办法专心听讲,但因为有胖墩在一旁吸引注意力,老人今天倒是没发现他的异常,直到课程结束后,老人才专门和他说了一句话。

  “快要到你的第五个命名日了,蓝礼,也许我们该考虑送你什么礼物好了。”

  “谢谢,克礼森师傅,不过我认为除了腌鱼之外什么都好。”

  黑发男孩耸了耸肩,随后滑下凳子,朝房外走去。

  学士的房间距离塔楼顶部很近,但孩子的身体隐藏着庞大的活力。

  他先是回自己房间内拿了点东西,然后快步朝着下方赶去,最后等到他来到塔楼底部的一楼大厅时,喘气仍旧很均匀。

  身后楼体隧道斜上方传来其他两个男孩的叫嚷与跑步声,他们以为蓝礼下来是准备出去玩耍,只是等他们抵达此地后,见到的却是对方跑到厅堂角落一张搁板桌前坐了下去,面对的则是一个陌生中年棕发男子。

  躲在楼梯口的胖墩好奇地瞧了瞧那人,又转头看向身后同伴。

  “我记得他叫戴佛斯?”

  “洋葱戴佛斯,腌鱼戴佛斯。”瘦竹竿贝里小大人般地点了点头:“他是个走私犯,但他送来了食物,所以我们要感激他。”

  “我不爱吃腌鱼。”

  胖墩闻言下意识皱了皱鼻子,但紧接着就纳闷地嘀咕了一句。

  “蓝礼找他做啥?”

  ……

  他们口中的走私犯戴佛斯对于这个问题也同样很好奇,所以当昨天有仆人通知他风息堡的蓝礼少爷想要见他后,他就一口答应了下来,并且如约而至。

  只是对方说出口的话却让他充满迷惑。

  “你是说,你有办法弄到食物,但需要我的帮助?”看着坐在对面努力挺直腰板的小屁孩,戴佛斯迟疑地重复了一遍。

  “是的,戴佛斯爵士。”蓝礼认真地点了点头。

  此时他穿着一件袖口镶金边的白色绸缎衬衣,外套无袖的小牛皮紧身短装,坐在走私犯对面,胸前纹绣着的金底宝冠雄鹿看起来异常显眼。

  “我可不是什么爵士,大人。”

  “那我也不是个大人。”男孩边说边摊开手掌,示意了一下自己的小手。

  “你注定会成为大人的,孩子。”

  戴佛斯被他的动作逗笑了,心情也放松了许多。而对方接下来的一段话更是让他有点啼笑皆非。

  “如果你替我办成这件事,我相信你也会注定成为一名爵士。”

  男孩看起来很认真,但其稚嫩的长相很难叫戴佛斯跟着严肃起来,所以他只是笑呵呵地反问:“好吧孩子,你想叫我去做什么?去神木林里捕乌鸦?”

  最近城堡内的确有人提议尝试去城堡内那片古老的树林子当中寻找食物,事实上城中的仆从士兵们已经有人去揭树皮吃了,那里存在着的一些野生鸟儿自然也就成为了这些饥不择食者垂涎的目标。

  “我要你带着捕鱼工具和你的船,从岩洞港口离开风息堡,然后找一个有鱼群栖息的地方,将一捧特殊的粉末撒入海水中。”蓝礼说道:“接下来你自会知道该怎么做。”

  风息堡坐落的高耸岩石根部有处缝隙空间,是古代风暴王们修筑的私人港口,走私犯之前就是从那里抵达的城堡。

  但那地方的海水不深,且乱石密布,非涨潮时小船都进不来,蓝礼可不指望那里有多少鱼——不然他就用不着找眼前这位了。

  可惜,尽管戴佛斯听得仔细,但还是认为眼前发生的只是一出闹剧,或者说小孩子天马行空,不着边际的计划。

  “我很希望能帮到你,但孩子,这件事……”他似乎在犹豫该怎么说才能不打击到小朋友的积极性,最后他想到了一个完美的借口。

  “你二哥史坦尼斯大人不会准许我离开风息堡。”

  “为什么不准?”男孩追问。

  “如果我这么做,我就成了逃兵,也不会有人相信我为你办事。”

  走私犯回答的很有道理。

  只是蓝礼并没有放弃自己的计划。

  他找走私犯去办这件事的原因主要是对方并不是风息堡的人,或者说目前还不是。

  而如果蓝礼找其他人,想都不用想,消息会直接传到史坦尼斯的耳朵当中,甚至被所有人都知道——

  这代表的是一些很难预料到的事情,可能有好的,但肯定会有坏的。

  所以他坚持开口:“据我所知,你不是风息堡的人,”

  “我不是这儿的人,但我知道这里的情况。如果我出城,你兄长就会考虑,我会不会去投奔他的敌人,然后把这里的信息告诉他们?”

  “我相信我们的敌人早就知道风息堡的情况了。”蓝礼可没有被对方的话糊弄住。

  “我也相信,外面很多人都知道。不然你干嘛运食物过来?”

  说完,他没等对方回答,就再次开口道:“你也许会说,现在情况和之前不同。我得说,现在是比以前更糟糕,但当外面那些人听说到我们即将混到吃人肉的地步,你猜他们是会高高兴兴的继续等下去,还是迫不及待的跑来进攻?”

  “这——”戴佛斯有点被眼前这孩子的聪慧劲给惊到了,但话语并没说出口就被对方打断。

  “况且,我不认为你会投敌。”男孩说着,露出了一个只有他自己懂的笑容。

  这话要是正常人说,走私犯指不定会有所感动,不过眼前这位只不过是个不足五岁的小孩。尽管这小孩看起来非常聪明,但他的话听起来却更像是孩童一句单纯又美好的想法。

  于是戴佛斯只是干咳了一声。

  “就算史坦尼斯大人准许我出城,雷德温的舰队也始终在城外紧盯着我们,我可不认为他们能给我机会去捕鱼。咳咳,孩子,你是叫我去捕鱼的对吧?”

  “我是叫你去自救。”

  蓝礼话锋一转:“地牢内现在关着七个囚犯,其中两个还患了灰麟病,你也许能猜到等食物耗尽之后我们面临的选择,那么你想没想过,当那些囚犯被吃光了呢?当他们被吃光了之后,我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戴佛斯愣住了,显然没想过一个小孩能够说出这番残酷的话,更没想过男孩话中的含义。

  “这里谁最容易被舍弃呢?是土生土长的自己人,还是……”

  戴佛斯听得喉结滚动。

  “我相信史坦尼斯大人不会这么做。”

  “如果你认为你对他的了解比我要深,你大可以去这么相信。”蓝礼耸了耸肩,无所谓地道:“我认为他会死守城堡,死守。知道这个词的意思吗?”

  见对方脸色有所变化,蓝礼单手支着粗木桌面,上半身前探,声音压得很低。

  “想想你来风息堡的目的吧,戴佛斯。冒着被砍头的危险突破海上那些舰队的封锁,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送来一船食物,为的是什么?是为了让我们去了解你的肉有多难吃?好吧,也许史坦尼斯不会这么做,那么你呢,你会甘心就这么等下去?你的船翻了,不然也许会获得一份你应得的回报,可惜就眼下来说,你的帮助对我们来说根本就不重要。”

  “我是一个走私者,我的一生都在冒险。经验告诉我,不是每次冒险都能有回报。”戴佛斯本能地回答,声音有所警惕。

  “尽管这次是我冒的最大一次险,但我不会因此失望。没错,我不会……”

  他说的肯定,可惜语气已经暴露出了他的一些真正情绪,所以蓝礼闻言后并没有接对方的话茬,而是捞起凳子上一件东西放在了桌子上。

  那是一个密封的铁盒子,暗淡光线下,看起来灰扑扑的毫不起眼。

  “现在,补救的机会就在你的手边,抓紧它,你的冒险会非常值得,相信我,这东西对鱼来说特别有效。”

  “如果你不信。”他说着,将另一只手上始终握着的一个瓷杯放在了铁罐子旁边。

  “送你条小鱼,自己去试。”

  “我还没……”

  看着推到眼前的两样东西,走私犯惊疑地道:“而且这有很多问题——”

  “回去好好想想,然后认真尝试。还不想,那就将东西还给我,你应该能打听到我住在哪。”蓝礼边叮嘱边滑下长凳。

  “这粉末珍贵的很,虽然我还有很多,但你用的时候最好小心着点。还有,别忘了这条鱼,你知道对现在的风息堡而言这鱼可不好搞。”

  他最后留下一句话。

  “如果你肯干,那么这些东西就是你的,随你怎么想来源。功劳也是你的,记得保密。”

  男孩说完就转身离开了,戴佛斯对此嘴唇颤动,但直到那矮小身影消失在楼梯口,他也没想好自己到底该说什么。

  呆呆半响,他最终抬手捞起桌上木酒杯,仰头将里面的棕色麦酒一饮而尽,随后低声咒骂。

  “七层地狱啊,大贵族家的孩子都这么早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