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历史
换源:

第100章 大结局:

作品:执念轻歌|作者:长伴余生|分类:女生|更新:2019-10-15 18:23:21|下载:执念轻歌TXT下载
  片刻,她便直接开口问道:“需要多少心头血?”

  轩辕剑感觉轩辕轻歌疯了,忍不住再次质问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我确定。”

  【你好好的考虑清楚,难道真的为一个男人,把自己推向万劫不复的地步,一旦取了心头血,便再也没有任何退路。】

  “我不需要退路!”

  【你好好想清楚。】

  “我想的很清楚,我现在这副样子,你觉得我还能爱上别人吗?”

  轩辕剑沉默。

  轩辕一族向来都是花草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主儿,坐拥数万后宫,怎么就出了轩辕轻歌这么一个异类,还是从未出现过的痴情种!!

  轩辕轻歌叹息一声:“与其被他遗忘,倒不如让他恨我,最起码他的心里也是惦念着我的。”

  【既然你已经决定好,那便不要后悔!】

  “不后悔。”

  取心头血并不是随便取的,必须要心平气和,不然的话,很可能会伤了心肺,从而导致修为再无寸进。

  不知道有多少人盯着她的位子,想要取而代之。

  所以这件事还要保密。

  轩辕轻歌用了半年的时间,方才调整好自己的心态。

  一旦心头血取出,轩辕轻歌的实力又要跌不少。

  不过轩辕一族的自愈能力向来变态,只要细心修养,还是可以恢复的。

  为了隐隐,一切都是值得的。

  **

  轩辕轻歌再次来到了神界,却没有找到人。

  问过神仆才知道,钟离执隐去了魔界。

  隐隐也太喜欢溜达了一些,不像她那么死宅。

  轩辕轻歌连忙赶到了魔界,却连他的人都没有看到。

  神界的陌尘上神好说话,但是钟离执隐的爹,魔界之主,离粟可不是那么好说话的。

  三界皆知,离粟向来是个睚眦必报的主儿,心狠手辣,是一个不折不扣的蛇蝎美人。

  反正,魔界也没有什么好名声。

  离粟的态度很明显,既然钟离执隐已经忘记了所有的前尘往事,那便请轩辕轻歌不要再出现在钟离执隐的面前,因为钟离执隐已经断情绝爱,再也爱不上任何人了。

  轩辕轻歌很想直接硬闯,反正魔界也没有几个能打的。

  但是不行啊。

  魔界是隐隐的娘家,不能在这里动手。

  软的不行,硬的也不行!

  偷偷溜进去更不现实。

  轩辕轻歌无奈,只能在魔界蹲守。

  一蹲就是百年。

  这一百年,轩辕轻歌也不是白蹲的。

  还真的让她想出来一个办法。

  她跟钟离执隐早已成了夫妻,他的神魂深处,有她的气息,她完全可以把他召唤出来。

  【你跟他结契了?】

  轩辕轻歌嗯了一声。

  【……】

  【明明一秒钟能想到的办法,你为何想了一百年?】

  “懒得想。”

  【……】是我输了!

  它倒是没有想到,轩辕轻歌还真的跟钟离执隐结了契。

  要知道,轩辕家主向来拥有数万后宫,只有最喜欢的那个,最受宠的那个,且拥有子嗣的那个,才能与之结契。

  一旦结契,便相当于将两个人的命拴在一起,真正的同生共死。

  轩辕剑想不通的是,如果不是被迷迭销魂花的香气所累,主人可能会碰灼华帝君吗?

  而且,还说了那么多过分的话,现在想来,依旧历历在目。

  灼华帝君,从来都没有见过像你这般yin贱之人。

  你不是喜欢勾三搭四吗?

  那我便毁了你这张狐媚子的脸!

  顶着一张毁容脸,我看谁还会要你!

  你算计了我,便用你这具肮脏的身子抵债吧!

  诸如此类,还有更过分的话,主人好意思说,它都不好意思听。

  它跟主人说过很多次,灼华帝君就是钟离执隐。

  可主人不信啊。

  非但不信,还把灼华帝君狠虐了一把。

  人家心碎神殇,直接跳下了忘川之河。

  真是应了那句话: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

  主人不停地真香。

  就算钟离执隐恢复记忆,恐怕也很难旧情复燃。

  骗泡一时爽,追妻火葬场。

  它劝过主人很多次,既然喜欢人家,就好好待人家,不要那么渣,睡过就跑是人干的事吗?

  可主人就是不听,认为她跟小妖精的关系就是那种,大家都是成年人,解决一下生理需求而已,跟结婚,还有负责什么的,没有任何关系!

  不过话说回来,主人怎么跟她讨厌的灼华帝君结了契?

  轩辕剑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

  其实,原因很简单。

  轩辕轻歌在灼华帝君的神魂深处感受到独属于轩辕家的气息,这才确定了灼华帝君就是钟离执隐,从而跟他结了契。

  轩辕轻歌直接将钟离执隐召唤了出来。

  钟离执隐看到轩辕轻歌,眼底闪过一抹迷茫,不知道她来找自己做什么。

  他们之间,已经没有了任何关系。

  因为他上次见了轩辕轻歌,被离粟爹爹发现,这才将他带回魔界。

  没有想到,她却将自己召唤了过来。

  他不想来的,但是他们曾经结了契,不得不来。

  他想,能不能把这个道侣契约解开,他不想见到她,也不想跟她在一起!

  “隐隐。”

  钟离执隐嗯了一声,挑眉问道:“你来做什么?”

  “隐隐,你想恢复记忆吗?”

  钟离执隐一愣,而后摇了摇头:“不想。”

  “为什么?”

  “因为爹爹说过,遗忘并不是一件坏事,而且我现在过的很开心,根本就没有想起来的必要!”

  “你开心……”轩辕轻歌牵起他的手,神情低落:“可是,我不开心。”

  钟离执隐却突然感觉有些好笑,翻了个白眼:“你开不开心,关我什么事?”

  轩辕轻歌:“……”仿佛被扎了一刀!

  “没什么事,我就走了!”钟离执隐甩开他的手,冷哼一声:“我还要跟爹爹一起去……”

  他还没有说完,便被轩辕轻歌打断:“隐隐,我只想把我欠你的,都还给你!”

  既然他不想记起一切,那便将她彻底遗忘吧,只要他能够开心。

  只是她欠了他这么多,必须要还给他,算是最后的道别。

  “还……还给我?”

  他有些呆呆愣愣的,根本就不明白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轩辕轻歌却微微一笑,声音染着缠绵的情意:“没错,我要把我欠给你,全部还给你!”

  “你……你要做什么?”

  轩辕轻歌并没有回答他,而是直接牵起他的手,十指相扣。

  暗黑色的流光在两人之间盘旋。

  如雪的白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变成如墨青丝。

  枯木逢春之术。

  这可是要消耗修士的生命力。

  生命力这种东西,十分珍贵,不容有失。

  “你……你赶紧停下来!!”

  钟离执隐想要挣脱轩辕轻歌的桎梏,却怎么都挣不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轩辕轻歌青丝变白发。

  如雪的白发,迷了他的眼。

  就连眼角都泛了泪。

  “轩辕轻歌,你清醒一点!”

  他疯狂的大喊着,希望轩辕轻歌能够停止这个疯狂的念头。

  轩辕轻歌却突然笑了起来,很美的笑容,险些迷了他的眼。

  他想,其实她也不是丑的没法见人!

  “隐隐,我欠你太多,我只想都还给你!”

  轩辕轻歌一掌拍向自己的心脉,一口血吐出,直接喷在他的洁白素衣之上。

  洁白的素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地转变成他最爱的潋滟红衣。

  钟离执隐终于挣脱了轩辕轻歌的钳制。

  而轩辕轻歌却倒在了他的怀中。

  “轩辕轻歌!!”

  一向古潭不惊的心,再次痛了起来。

  不致命,却痛不欲生。

  他双眼欲裂,满是挣扎与痛苦,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土而出。

  “隐隐……”轩辕轻歌倒在钟离执隐的怀中,气若游丝,苍白的唇瓣轻轻蠕动,声音支离破碎:“还……还有一样东西没有还,我……我的心……心里面都……都是你!”

  话落,轩辕剑直接剖开了轩辕轻歌的胸膛。

  里面有一颗缓缓跳动着心脏。

  钟离执隐呆呆愣愣的看着,仿若失了智。

  数不清的碎片信息将他的脑海彻底填满。

  仿佛有什么很重要的东西,即将离他而去。

  轩辕轻歌一手抓住了那颗心脏,她笑着说道:“还有温……温度,还在跳……跳动着,我的心只为你而跳,它是有温度的,我不是冷血动……动物,不是没有感情,我的心里,满满的都……都是你!”

  话落,她正欲直接取出心脏,将之捏碎。

  “不——”

  钟离执隐跪坐在地上,怀中抱着浑身是血的轩辕轻歌,那双桃花眸不再迷茫,也不再冰冷,更不再无情,而是溢满了深沉的爱意,缠绕着数不尽的缱绻的情意。

  “轻轻,我的轻轻!”双目欲裂,缓缓流下血泪,他歇斯底里的大喊出声:“你怎么这么傻?我跟你说过,无论是爱与被爱,都是幸福的,我爱你就够了,从来都不奢求你爱我,你这个傻子!!”

  “你……你都想起来了?”

  气息微弱的轩辕轻歌,眼底闪过一抹光,那是希望之光。

  她还没有取出心头血,他便都记起来了?

  “是是是,我都想起了,我是你的隐隐,你是我的轻轻啊。”

  “你……你不是跳下了忘川之河?”轩辕轻歌只感觉太荒谬了:“怎……怎么可能还会记得我?”

  “那是因为轩辕轻歌是钟离执隐执着一生的执念,别说只是失去了记忆,就算是丢了性命,我都不可能忘记我爱的人是谁,她叫轩辕轻歌,我爱她,只爱她,发了疯的爱她!”

  情不疯魔,爱不成活。

  说的便是,钟离执隐。

  眼看着轩辕轻歌的气息越来越弱,钟离执隐一边哭,一边喊:“轻轻,你坚持一下,为了我,不要死,好不好?”

  “你要是死了,我也不活了!”

  钟离执隐伏首在轩辕轻歌的怀中,呜呜哭泣。

  “瞧你这点出息!”

  钟离执隐闻言,连忙抬起头来,祸国殃民的容颜满是鲜血,他抬头一看,眼底闪着光,那是希望之光。

  他低声哀求道:“洛神姐姐,你救救轻轻,救救我的妻主,救救您的弟妹……”

  到了最后,连敬称都用上了。

  “你先起开,把她的身体放平!”

  “好。”

  钟离执隐连忙依照着洛凉歌的吩咐,将轩辕轻歌平放在地上,跪坐在她的身旁,紧紧地牵着她的手。

  洛凉歌的神情突然变得严肃起来,捏了一个繁复的法诀。

  充斥着生命气息的绿色光芒将轩辕轻歌全身覆盖。

  洛凉歌闷哼一声,将喉间的腥甜压下去。

  不知过了多久。

  生命之光缓缓退散,轩辕轻歌的伤势早已愈合,微弱的气息也逐渐平稳了下来。

  钟离执隐连忙将轩辕轻歌抱在怀中,轻轻呼唤她的名字。

  却怎么都叫不醒。

  他求救似的看向洛凉歌,问:“洛神姐姐,轻轻怎么还不醒?”

  “谁知道!”

  洛凉歌直接拂袖离去。

  她动用了生命之光,还不知道她家宝贝该怎么罚她。

  恐怕五百年都不会让她进房了QAQ!

  钟离执隐突然有些委屈,这还是洛神姐姐第一次对他这么凶。

  不过只要轻轻一切安好,就够了!

  既然洛神姐姐已经离开,想必轻轻应该没有性命之虞。

  钟离执隐看着轩辕轻歌那头如雪白发,很是刺眼。

  他将轩辕轻歌抱在怀中,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轻轻这辈子都不要爱上他,她向来不善言辞,只会用行动表明,只是付出的代价太大了,让他无法承受!

  爱一个人太过辛苦,轻轻向来懒癌无救,还是享受他的追逐,被他爱着吧。

  钟离执隐将轩辕轻歌抱进了他的寝殿。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钟离执隐一直守在她的身边,整整两千年,寸步不离。

  轩辕轻歌一睁开眼,便看到一张血肉模糊的脸。

  “什么东西?”

  毫无犹豫的直接将他给踢开。

  钟离执隐根本就没有防备,直接被她给踢下了床。

  “轩辕轻歌!!”

  听到钟离执隐的叫声,轩辕轻歌抬眸看去,有些不可置信:“……隐隐?”

  “不是我还能是谁?”

  一想起自己照顾了她两千年,一醒来便给了自己一脚,钟离执隐气得直接躺在地上了。

  “隐隐,你怎么变的这么邋遢?”

  满满的嫌弃溢于言表,丝毫没有掩饰。

  “邋遢?”钟离执隐直接炸了:“你嫌我邋遢?”

  轩辕轻歌的求生欲十分强烈,连忙摇了摇头,她只是洁癖有些重。

  又往他身上甩了几个清洁术,恢复了那张祸国殃民的绝色容颜。

  钟离执隐不知想到了什么,对着轩辕轻歌一阵冷嘲热讽:“我倒是忘了,轩辕帝向来讨厌我灼华,现在我便离开,再也不碍您的眼!”

  说着,便要离开。

  轩辕轻歌见此,连忙拦住他,抱住他的大腿不放。

  “没有,我喜欢隐隐。”

  他冷哼一声:“鬼话连篇!”

  “是真的。”

  “你眼里的厌恶,我可是瞧的明明白白。”

  钟离执隐一翻旧账,轩辕轻歌也忍不住控诉:“谁让你总是乱勾引人,今日冲着这人笑,明日冲着那人抛媚眼,前呼后拥,每次出门都有一大批追求者……”

  越说越酸,轩辕轻歌感觉自己快被醋给淹死了!

  “我勾引谁了?”钟离执隐也有些生气,语气有些冷嘲热讽的:“从始至终,我只勾引过一个人,偏偏那人故作清高,死活不上我的套!”

  “我这不是上了吗?”

  轩辕轻歌伸手一拽,钟离执隐便直接扑进她的怀中。

  “我没有冲别人笑过,笑脸是给你的,媚眼也是抛给你的,只是当你满是嫌恶的眼神扫过来,我便不敢了,只能去看别人,与别人谈笑风生。”他的声音越来越低落:“没有那些人打掩护,我根本就不敢出现在你面前,连看你一眼都不敢……”

  “隐隐,我错怪你了!”

  她向来低调行事,而他又太过高调,每次都是前呼后拥,还被她看到经常“勾引”别人,拆散别的道侣,导致她越来越讨厌灼华帝君,甚至连看他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

  “没……没关系,反正我也经常被人叫小妖精。”

  “正巧,我就喜欢‘小腰精’!”

  话落,轩辕轻歌便搂住了他的小腰,将他抱到了床上。

  “隐隐……”

  “我的宝贝!”

  “我爱你!”

  沉沉浮浮之中,耳畔一直萦绕着她缱绻深情的声音。

  真好,从此不再单相思,轻轻也是爱着他的。

  **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正是轩辕轻歌现在的真实写照。

  冥界的事务全部被轩辕轻歌丢给了轩辕剑,而一向懒宅的轩辕轻歌却陪着她的小娇妻到处浪,就连三千小世界都走了个遍。

  最终,轩辕剑不堪负重,让洛凉歌将两人召唤了回来。

  生米早已煮成熟饭,两人的婚事也该提上日程了。

  轩辕轻歌诚诚恳恳的去魔界求了亲,两人交换了庚帖。

  其实,不用这么麻烦的。

  但是轩辕轻歌总想给钟离执隐最好的一切。

  因为钟离执隐喜欢,所以轩辕轻歌便按照凡人成婚的那一套来。

  成婚之日,选在了七夕节那天。

  因为成婚前三天不能见面,所以轩辕轻歌都是偷摸进魔界,与钟离执隐偷偷幽会。

  还别说,真的挺刺激的。

  很快,便到了七夕那日。

  轩辕轻歌前往魔界迎亲。

  过五关斩六将,诗词歌赋,琴棋书画,文韬武略,算数赌术,什么都要考。

  眼看着吉时将过,轩辕轻歌又看了一眼,一眼都望不到头的寝殿,还有自己跟前这些数不清的“考官”,直接破罐子破摔:“再不出来,我就走了!”

  话落,她转身就走,毫不留情。

  咣当一声,仿佛有什么破门而出。

  一道妖娆的红色身影闪过。

  下一秒,轩辕轻歌便感觉腰间一紧,耳畔传来他软媚勾魂的声音:“轻轻,不要走……”

  众娘家人纷纷捂脸:“……”丢人啊,如此恨嫁!!

  “不走,我带你回家,回我们的家!”说着,便将他抱了起来。

  钟离执隐笑的风情万种,妩媚勾魂,眼神仿佛带着钩子,勾勾缠缠的,仿佛要缠进她的心尖。

  “小妖精,等会再收拾你!”

  幸亏轩辕轻歌还保持着最后一丝理智,没有直接原地洞房。

  回应轩辕轻歌的是他低沉性感的笑声,还真是期待的紧。

  拜别了离粟等人,钟离执隐被轩辕轻歌风风光光的娶回了冥界,做了冥界的冥后。

  盛世婚礼,至今无人超越。

  但是轩辕剑却后悔的不行。

  结个婚,冥界从最富的界,变成了最穷的界。

  谁让它摊上一个宠妻无下限的主人,偏偏某只小妖精还特别不安分。

  一场婚礼,差点让冥界破产。

  更命苦的是,这个钱,还得让它这把剑来赚!

  你问轩辕轻歌去哪里了?

  当然是陪着她的小娇妻环游三千世界度蜜月咯~

  婚后。

  既然成了家,那也该立业了。

  但是轩辕轻歌很忙。

  忙着旅游,到处浪。

  忙着宠小娇妻。

  忙着宠小娇妻。

  忙着宠小娇妻……

  每天还有一只不安分的小妖精在身边,她的生活可以用一句话概括:

  春宵苦短日高起,从此君王不早朝。

  工作这种事……还是交给轩辕剑吧!

  轩辕轻歌:“你已经是一把成熟的轩辕剑了,也该学会自己处理公务了!”

  轩辕剑:【!!!】冥界的事,你什么时候管过?

  罢工,我要罢工!!

  轩辕轻歌:“你家主人已下线!”

  全文完。

  完结感言:

  纵然不舍,执念轻歌还是完结了!

  我写了三年的书,将近四百万的创作字数,最终堪堪留下几十万字。

  别问那三百多万字去哪里了,作者头铁,就是不说,而且,作者也不想被人翻黑历史,就当我是萌新作者叭。

  隐隐绝对是我最爱的男主,没有之一,虽然他被我虐的很惨,堪称女频最惨男主,但是,我真的爱他,很爱很爱,从来都没有这么爱过一个角色。

  但是一本书总是有始有终的,有开始,自然有结束,现在,也该到了完结的时候。

  作者不擅长写长篇,也不会写长篇,这件事就不要再提了,我就死磕短篇了!

  我们……新书再见!百镀一下“执念轻歌爪机书屋”最新章节第一时间免费阅读。